您现在的位置:中外要闻网 > 澳洲
想象中的绚烂花园——专访艺术家Jimmy He

     2018-12-03 10:58      来源:澳洲网

ARTS@COLLINS 雲 画廊

POLARIS GALLERY

联合携手画家 Jimmy He

邀请您参加

Present and Future画展

展出时间:

2018年11月22日-12月6日

展出地点:

ARTS@COLLINS 雲 画廊

(L1, 415-417 Collins Street, Melbourne, VIC 3000)

联系电话:0401398689




想象中的绚烂花园:

专访艺术家Jimmy He


那是一个好天。


数日连绵小雨后,初霁的墨尔本沐浴在新鲜的氧气中。我随ARTS@COLLINS 雲 画廊Lisa女士与星海艺术中心王燕峰先生驱车来到Jimmy He的家,天际处隐隐可见墨尔本的城市风光,一缕暖阳斜打在Sunbury的山坡上,烘得人心情舒畅。近旁的花园收拾得整齐利落,一尊根雕恰到好处地摆放在草地上,如同画作之中点题的一笔,巧妙地告诉旁人这里住着一位艺术家。

 


Jimmy He(贺鉴铭)生于建国时期的上海,移居澳洲已经超过三十年。我们带着十足的敬意与他会面,见面却发现他不仅谈吐温和,衣着入时,更是平易近人,充满个人魅力。


年轻时期从事舞美和设计工作的他有机会接触到像刘海粟,陈俊德这样的大师,在艺术的领域涉猎颇广。平面设计、绘画与书法都是他艺术人生的重要组成部分。他自幼喜爱绘画,曾师从陈俊德先生。1965年毕业后,他在上海做了工人,却一直坚信自己一定要读书。老师不能公开授课的时候,他就偷偷地学。早年间在上海的时候,他参与了许多上海美术设计与广告装饰的工作,一度包揽了上海电车、公共汽车牌和灯箱广告的美术设计,1987年就在上海开了画展。同年到了悉尼后,成为了最早一批留澳的中国艺术家,创办了霓虹灯广告牌的工作室。20世纪末,他开始了自己的水产事业,在商业上大获成功。但他却始终未放弃对艺术的追求。



他崇尚从自然启发出的想象,那种无界,无规,无垠的乌托邦,色彩斑斓的宇宙深度世界,这成就了他很多瑰丽而绚烂的艺术作品。Jimmy先后定居悉尼、塔斯马尼亚,最近才把家搬到了墨尔本,这才让我有了这次难得的机会,一睹他独树一帜的艺术。


在王燕峰先生谈到他的画风时,说到了塞尚和Jackson Pollack,Jimmy完全同意。他推崇陈俊德、刘海粟、塞尚(Paul Cézanne)、梵高(Vincent van Gogh)、高更(Paul Gauguin)、马蒂斯(Henri Matisse)以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他对敦煌石窟,永乐宫壁画等东方的瑰宝情有独钟,踏遍中国水乡古镇,名山大川,也对西方的印象派和抽象派钟爱有加,根据自己的理解和想象,创作了一批风格独特的画作。


 

我们可以很清晰地在他的画作中看到中国文化对他的影响。敦煌系列的大气唯美姑且不谈,就算在抽象的油画创作中,Jimmy也融入了自己心仪的中国元素。狂草作为他喜爱的书法形式,也频频出现在他的抽象画中。他相信文字是中国文化的精华,和抽象绘画的关系尤其紧密。因此,Jimmy热衷于在抽象的画作中添加进狂草和汉字的元素。在我们谈话的客厅里,我身后就落地摆放着一副几乎与墙一样大的抽象画,里面融入了许多甲骨文的成分,却又在诸多色彩的辉映下自成一体。“中国的文字其实就是抽象的线条,若不把文字当成文字,那就是一幅幅抽象画”,他这样告诉我们。


如今Jimmy的作品被大家定义为抽象派和印象派。可他自己却说,绘画有其本身的发展轨迹,印象派也好,抽象派也好,都是后人加上去的标签。真正的艺术家是和大家不同的,他们常常专攻某一个具体的点,对画的看法是十分专注的。

 


人人都惊叹于Jimmy画作的色彩表现力和他独特的想象力。他在自己的头脑中建起一座乌托邦,心随笔动,顺从着画和美的力量,在画布上信马由缰。如今的他有着自己的创作方法:在下笔前不需要有固定的想法,而是把一幅画分成许多层,首先在画布上用特殊的工具大块面地开,同时也把自己的感情完全铺开在画面上。接着根据画面而行,并不刻意控制画的走向,而是用画来控制自己的思维。就这样在第一层之上,随着已呈现出的画面和当时的心意,一层层叠加上去。今天的感觉和明天的感觉完全不一致,倘若心情不一样,画出的画作也呈现完全不同的样子。


说到Jimmy重要的人生理念,那就不得不提他对世界的乐观和热爱。和许多艺术家不一样,他是无可置疑的乐观主义者。“现代很多人迷惘,新东西出来很多,老的东西被打得稀巴烂”。可是他不同,他坚信世界有自己的发展轨迹,不论世间众人如何作为,未来的世界一定是更加丰富多彩,且远胜于现在的。在这副抽象画中,他综合使用线条,甲骨文,夸张的用色等等,但给人的感觉并不纷乱,原本只存在于他想象中的绚烂丰富又积极快乐的花园就这样呈现给观众。他的太太告诉我们,没有烦恼(No worries)是他绘画的一大特点。


“那么您心情不开心的时候,画面会产生什么效果?”


Lisa问出了大家关心的问题。


“不画了!”


Jimmy干脆地答道,笑声一片。



“画画是画家思维的表达,但不是想出来的,而是早就在头脑中存在着”。在抽象之上还要更进一层的,是画家的想象。欣赏过他风景画的人,都能敏锐地察觉到其中的特异之处——那并非是真实的风景,有时甚至不含一丝真实之处,完全是纯粹的想象,是天马行空的随意发挥。但当想象落在画布上时,他用自己的绘画语言,巧妙地为画面布置了完美的平衡感和美感,呈现出具有极高审美价值的作品。Jimmy一直相信,画家画的是他们一生的经历,是他们对世界的看法,是独具个人创造力的。


那么画家创作时,是否考虑画作对看画的人将产生什么影响呢?Jimmy给出了明确的答案,“不想,从来不想”。艺术创作者,大抵都有着类似的底气。正如诗人顾城当年在访谈中谈到的那样,一朵花儿在盛开的时候,从不考虑谁在看的问题。甚至于为了避免对观众产生过多的干预,他常常不为自己的画作取名。画作的想象力不单单是画家一方的,更存在于每一个看画的人脑海中。有人这样评价他的画:他的画像是在对我说话,把我带进他的世界里,而很多画恰恰是把我推开的。Jimmy由衷地说,我希望我的画作可以任由观众自由想象,甚至启发他们,真正地打动他们。


说着,他就为我们展示了一副深灰色调的抽象画。那幅画约有半人高,横着斜放在地上,画面中心棱角分明,四周围绕着不规则的几何形状。正如方才谈到的那样,我们每个人都对这幅画有不同的理解。燕峰一眼在这幅画中看到了地心世界,看到了当年中俄向地下钻探的神秘空间。Lisa说这幅画让她想起冰川,还有现代感的漫画,我则想起NGV美术馆的另一幅作品,有关钢筋水泥的摩登时代。




“你们觉得哪一个角度看是最好的?”


已经欣赏过这幅画的Lisa有意刁难我们,旋转着画布。果不其然,竖看,横看,倒看,每一个角度都是全新的感受,霎时间仿佛地心、冰川和水泥大厦交替向我们袭来。


结果Jimmy为我们揭示的真相令人大跌眼镜,他说这幅画的创作灵感出自一次极为平常的际遇。那是一次他画画肚子饿,独自买了一大包KFC炸鸡,一个人对着大海与海鸥为伍。突然之间不知何处来了一束光照在他的眼睛上,包裹食物的锡纸也随之闪烁。他忽地灵感一闪,锡纸的棱角在脑中构成了一副绝妙的风景画,它既是山峰也是冰川,既是小路也是地心。这就是这幅画的来历。


我们听了,皆是啧啧称奇。



此外,Jimmy还为我们展示了许多即将展出的画作。他的画,无论是何主题,均有着极强的个人特色。面对一幅幅或壮美,或奇诡的风景画,我们几乎说不出哪一样特色更吸引人——是他绚丽丰富的色彩,流动而灵性的线条,还是那种纯粹的,和自然直接交谈的坦诚态度?


或许Jimmy的画正如澳洲策展人NicholasTsoutas所说的那样,仿佛为景观带来生命,仿佛每一笔都在画布的表面跳舞。在绘画中他的灵魂得以解脱,而我们每一位观众则被他引领着,不自觉就加入了他那无声的喧嚣,至上的喜悦。




撰稿:ARTS@COLLINS雲 画廊

卢紫嫣

 



本次展览时间:

2018年11月22日-2018年12月6日


地点:

ARTS@COLLINS 雲 画廊

L1, 415-417 Collins Street, Melbourne, VIC 3000

编辑:中外要闻通讯社CNW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