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外要闻网 > 人物
(12)长寿人物系列报道(陈昌何妨伉俪)

     2018-12-01 10:43      来源:陈龙狮 中华魂网

【编者按】由重庆市长寿区社科联主管,重庆市长寿区名人事业促进会主办的《长寿人物》杂志社,最近编辑出版了《长寿湖畔红色文化专刊》。其中不乏我党、我军、我国各界别的杰出代表人物,为了传承红色基因,讲好中国故事,本网将系列报道收集到的文稿陆续发布,让读者深入了解重庆市长寿区这片神奇土地上(中国水力梯级发电之摇篮,也是生我养我的故乡)的各类杰出人物之传奇故事,激励后辈爱党、爱国、爱家乡,新时代,新征程,新作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励精图治,奋发图强,建设幸福美丽家园。记者陈龙狮



一、暗战无声


记中央特科的无名英雄陈昌“18+3”的谍战人生




陈昌同志(1907.1--1960.1)遗像,他1926年参加革命、27年参加南昌起义后入党,1931年起开始长达18+3的谍战生涯。1960年迫害致死,1965年第一次平反、1981年彻底昭雪--恢复中国共产党党籍、骨灰盒覆盖党旗(陈昌同志的女儿陈世英提供的父亲唯一的照片)。



“天下谁人不通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情报战线曾活跃着无数传奇的无名英雄,但因为保密工作的性质,我党我军情报战线的将士们大多默默无闻。陈昌同志就是这样的一位无名英雄。

1907年腊月初八,陈昌同志出生在四川省仪陇县立山场一个没落世家。

1927年8月1日,20岁的陈昌同志参加了举世闻名的南昌起义,担任贺龙总指挥的上尉侍从副官兼“贺龙手枪队”队长。

他完成南昌起义任务后,于1927年12月3日,陈昌同志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取党内代号时,为回归本家陈姓和纪念南昌起义,他起名“陈·昌”。从此,“陈昌”成为中国共产党党内绝密代号之一。

一、陈昌同志有二十多种伪装身份

1931年,当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顾顺章叛党投敌,使上海党中央和中央特科遭到毁灭性破坏。此时,陈昌同志临危受命参与了中央特科的重建,他在党旗下郑重宣读中央特科“无名英雄”的誓言:“我自愿参加中央特科,不计较个人得失和荣誉地位,随时准备被捕牺牲。如果被捕后,在敌人威胁利诱下,做到不背叛组织,把个人的生命和一切献给党。坚决为共产主义的实现而奋斗到底,誓做一名无名英雄!”此后,“无名英雄”就伴随了陈昌同志的一生。

从1931到1949年,陈昌同志先后在王世英同志、李克农同志、董必武同志等中央首长的单线领导下,先后辗转于上海、武汉、河南、福建、安徽、浙江、江西、广东、广西、四川、重庆等省市,以国民党军官、政训员、参谋、副官、政治部主任、蒋介石侍从室试用副官、情报官、稽查大队长、青帮成员、国民党区分部书记、报社社长、记者、学校校长、教师等各种各样的身份,仅化名就有“贾佐、贾希一、贾希夷”等等20多个。在十八个春秋里,他成功潜伏在敌人的心脏,搜集、整编了大量的军政情报上达党中央,忠实履行了我党、我军情报将士的本责。

隐蔽战线的斗争环境既残酷又复杂,面临的腐蚀和诱惑也很多。但陈昌同志始终牢记1934年他离开中央特科总部机关,被派往敌人心脏战斗时,单线领导老李(王世英同志)对他的嘱托:“你到了敌人内部,没有办法过组织生活了,你的工作能力我不担心,但你成天都在花天酒地的染缸里,一定要自己管好自己呀。敌人每月发给你的工资那么高,20%自用、80%作为党费上缴党中央,这样就不会腐化,你就能出污泥而不染。”从此,陈昌同志养成了勤俭、朴素、节约、自力更生的习惯,他从不开口向党组织要活动经费,而是自己找更多的钱为党、为军队努力工作。他不仅完美完成了情报工作,还想方设法找钱为党、为军队购买枪支弹药等。1934年10月,他带领“陈昌特工组”成员潜伏在国民党莫雄部,成功猎取到蒋介石对我中央苏区即将展开的“铁桶计划”。于是,他派“陈昌特工组”的通讯员项与年同志冒死送到苏区,使党中央及时突破了蒋介石的第五次“围剿”,开始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这只是他“18+3”的谍战生涯中的一个谍战故事而已。

二、陈昌同志有无比坚定的信仰

风靡全国的谍战电视剧《风筝》中有这样一段经典台词:“作为一名情报员要有无比坚定的信仰”。陈昌同志在《敌营十八年》中,曾先后四次被捕入狱,受尽了各种酷刑,依然坚贞不屈,做到了永不叛党的誓言,靠的就是信仰的力量。他的夫人何妨曾回忆说:“陈昌曾教育我说,干我们这一行,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捕、牺牲,能否扛得住酷刑?能否活下去全靠你心中的信仰。其实,当叛徒不是在受刑之间,往往是在受刑之前,就是你的意志、信仰崩溃时就有可能当可耻的叛徒。因此,敌人常常在动刑前让你知道酷刑的可怕,让你看他人受刑的惨状、让你听到受刑人的惨叫,甚至押你到刑场陪同枪决,就是要先打掉你心中的信仰。人是高级动物,任何动物受酷刑当然痛,而且痛的受不了,痛的昏过去了就没事了;另外,人之所以是高级动物就是因为人是有思想的动物,任何人有了信仰的作用,就不惧怕这些刑具、就会让你的意志更加坚强,一旦受刑反而更加憎恨敌人,更要活下去与敌人做斗争。”

在许多谍战片中讲述了一线特工一旦与自己的单线领导人失去联系,就会成为断线的“风筝”。对于这些“伪装者”“潜伏”者来说,失去组织关系是最痛苦的事。由于隐蔽战线的危险性和特殊性,陈昌同志曾失去组织关系孤身一人战斗在敌人心脏很长时间。当这支断了线的《风筝》,终于在1942年与董必武同志(代号五叔)取得联系后,陈昌同志强烈要求五叔安排他离开白区,到延安接受审查,到中央党校接受教育、提高理论水平,恢复党组织关系,然后再到抗日最前线的部队继续为党工作。但五叔认为陈昌同志通过了党对他严格的审查,是一位难得的隐蔽战线老战士,于是反复做陈昌同志的工作:“抗日前线需要你这样的革命战士,但隐蔽战线更需要像你这样的久经考验的无名英雄,请你继续战斗在敌人心脏吧。你在我的单线领导下,万一再次失掉组织关系时也不用着急,因我是不会被捕入狱的,你可以直接到党中央找到我,我会尽快恢复你的工作关系。但目前因我找不到你的上线领导,你的党组织关系暂时不能恢复,一旦找到上线,我就恢复你的党组织关系,现在你的工作关系由我直接领导。”

于是,陈昌同志又一次义无反顾接受了党的指派,再次建立、领导“陈昌特工组”,继续战斗在白区,终于九死一生地活到了1949年的重庆解放,圆满完成了“18+3”的前半部分的“18”。

三、陈昌同志誓死也要回到党的怀抱

1949年,陈昌同志因为参与拯救关押在渣滓洞的我党我军难友们而暴露了身份,原本可以遵照隐蔽战线上线领导人董必武同志的指示,回北京向党中央报到,也许他就不是无名英雄了。但他考虑到重庆是国民党的陪都,是最后一个解放的特大都市,国民党留下了太多的潜伏特务,自己又有长期在重庆工作的经验,于是他主动放弃了回党中央复命的机会,应中共西南局公安部周兴部长的请求,像《风筝》中的郑耀先同志那样,继续以“灰色身份”留在重庆市公安局,他又开始了“18+3”的后半部分“3”的反特、防特的隐蔽战线的特殊战斗。他一边积极向重庆市公安局党委要求恢复党籍,一边领导他的“精字20号小组”忘我的工作。在短短的三年时间里,就破获了大量的潜伏特务组织和若干支“反共救国军”。

不幸的是,就在陈昌同志急切期盼回到党的怀抱时,1952错定“贪污犯”入狱实为政治甄别,被董必武挽救安排到狮子滩水电站工作;1957年他又被错划为“右派”,被押往龙溪河狮子滩水电站工地强制劳改,即使因营养不良患水肿病重也不能休息,只能连轴转才能完成定额任务。终于在1960年1月25日深夜,陈昌同志因病重、因劳累过度昏死在工地上,送到医院时已经奄奄一息。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这位无比坚定的共产党人对夫人断断续续地交待:“你年轻漂亮,可以改嫁,但是一定要将我们的三个孩子培养成为革命事业接班人。你一定要相信党组织,我的问题一定能搞清楚,我一定能回到党的怀抱。……”说完,陈昌同志就不幸去世了。

离奇的是,陈昌同志死不瞑目,无论夫人何妨还是儿女陈世英的抚慰,都不能让他闭上眼睛。无奈之下只好将中共西南水力工程局党委书记请来。赵书记当着众人的面说:“你放心走吧,我们党委会向上级党组织汇报你的请求……”当赵书记抚摸他的眼睛时,陈昌同志竟然缓缓地瞑目了!

1961年,在王世英、汤昭武两位战友的帮助下,时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安子文接受了“王、汤伸冤”报告,组建了“陈昌专案组”,于1965年10月为陈昌同志第一次平反,纠正了错判“贪污”和错定“右派”冤案,承认1926年参加革命经历、但是党籍只承认到西安事变。

1978年,在陈养山、陈克寒两位老战友的帮助下,经时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胡耀邦安排陈野平副部长亲自督办,再次成立“陈昌专案组”,于1980年,陈昌同志的冤案终于彻底平反昭雪,其党籍从1927年12月算起。同年7月1日,举行了陈昌的骨灰盒覆盖中国共产党党旗的仪式(当时覆盖党旗的条件是:大革命时期入党的副省级以上老党员,也就是说追认陈昌同志为副省级干部)。在党的生日这一天,陈昌同志苦苦追求了24年(1936-1960)的“誓死回到党的怀抱”的夙愿;在首长、战友、妻子、子女的不懈努力下,整整用了45年(1936-1981),陈昌同志终于回到了党的怀抱。

他的夫人何妨曾多次这样教育子女不要埋怨党组织时说:“我们党领导的社会主义事业是跨越了时代发展规律的宏伟事业,自然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必然会出现一些冤屈事件。我们作为革命者不承担这些问题、不受一些冤屈,由谁来承担?我们受的苦与牺牲了战友相比,这些冤屈算得了什么?你们出生在这样的家庭,不管承不承认是革命接班人,但事实上就是革命后代,你们不接班、不承担,由谁接班、由谁承担?!”从此,化解了孩子们对党组织的误解,终于成为革命事业的接班人。

“中国人民正在受难,我们有责任解救他们,我们要努力奋斗。要奋斗,就会有牺牲”,当这种牺牲是为人民而牺牲,那这死就得其所以,就催生出超越个人生死和荣辱的大无畏,就是中国人民的英雄!正是拥有了这样无比坚定的信仰,我党、我军的红色特工英雄们才会一往无前,将信仰的力量转化为出奇制胜、出神入化的谍战传奇,并创建了情报战线上许许多多的不朽功勋!

英雄无名,但无名英雄们用坚贞的信仰,成就了中国共产党的光辉历史与辉煌(国防大学钱均鹏教授)。


附: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副会长杨树明细读钱均鹏教授的研究成果后的诗作


谍将传奇谱史诗,诡云斗智动瑶池。

铁军叶部磨初锐,虎穴风尖锻俊狮。

反特奇兵敌胆怵,擒贼神将鬼嚎痴。

特工敌狱十八载,信仰忠心万古师。


武昌凌霜竞豪英,傲雪红梅铁骨铮。

酷暑严寒驱雪雨,劲节铁骨铸英名。

铁窗四载妖魔怂,刑迫百千壮志呈。

忠烈一生头可断,尽倾碧血换光明。


杨树明 

2018年11月28日


备注:1、本文主人翁曾任中国西南水力发电工程局(简称狮子滩水电站)招待所所长的陈昌同志,他特像热播谍战电视剧《风筝》中的英雄原型车耀先同志;2、陈昌妻子何妨系陈昌特工组成员,曾任狮子滩水电站职工医院的护士,陈昌去世后被调到大洪湖水电站医院工作,陈昌同志平反后调乐山地区人民医院。3、陈昌的女儿陈世英,乐山人民医院肿瘤专家、主任医师;4、陈昌的儿子陈龙狮,生于长寿湖,取名龙溪河狮子滩电站的“龙“、”狮”首字而来,现任《澳门法治报》副总编、高级记者、教授。


二、揭密南昌起义中的“贺龙手枪队”



陈昌同志遗像(1907年腊月初八--1960年1月25日)享年52岁



马上就是举世闻名的八一南昌起义91华诞了,作为八一后人,我想为大家分享一下南昌起义中家父与“贺龙手枪队”的往事,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已被整整埋没了91年。

一、家父与南昌起义

家父陈昌,四川仪陇人,1907年出生,1926年参加革命,1927年参加南昌起义,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1年起从事红色特工,1952年遭迫害,1960年遇害;1965年平反并恢复革命干部名誉,纠正两个冤假错案,1980年恢复党籍,1981年覆盖党旗。

家父10岁时,家父的父亲(即我的祖父)因故遇害,使得家父不得已落草成寇,但由此练就了一身的武艺和好枪法。后来被贾增儒先生收为义子,改名为贾希一。

1927年初,家父开始在国民革命军第11军26师任职,不久被推荐给国民革命军第20军军长贺龙做警卫,并在当年8月1日随贺龙参加了著名的南昌起义。当时他使用的是化名贾佐,号希—,陈昌的名字则源于他入党时的“代号”。

家父于1927年12月3日正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入党登记时他想回归陈氏祖姓,同时纪念刚刚发生的南昌起义,于是便为自己取名为“陈昌”。数年后,“陈昌”成为中国共产党隐蔽战线上的绝密代号之一。

这个小秘密是家父陈昌的老战友,现年101岁的革命老人林向北同志在2009年告诉我的。他老人家从1936年起跟随家父闹革命,但1955年时成为家父的领导。林老任中国西南水力发电工程局办公室主任兼供应处处长时,家父是办公室职员,林老破例提升家父为局招待所主持工作的副所长。他俩傍晚空闲时常常回忆革命往事,林老问家父的姓名为什么从贾佐改为陈昌时,家父才告诉他当初改名主要是为了纪念南昌起义。

二、家父与“贺龙手枪队”

家父在国民革命军第11军26师任职期间,一次偶然机会,被自己的师长吴仲喜引荐给第20军的贺龙军长。吴师长对贺龙军长说:小贾人品好、非常忠诚、武功了得,还会玩双枪,一手好枪法,百发百中,他是我的上尉侍从副官。但我觉得您的生命安全比我的更重要,特此割爱,想将小贾送给您做警卫。于是,时年20岁的父亲便到国民革命军第20军军部,担任贺龙军长的上尉侍从副官,时刻保卫着贺龙军长的安全。

南昌起义时,起义总指挥贺龙为了确保起义指挥部和起义将领们的安全,决定为起义指挥部组建一支特别的警卫部队——“贺龙手枪队”。他将家父贾佐(当时姓名)从自己身边抽出来,在全军挑选既会武功又会玩手枪的得力官兵,经过比武功、比枪法的严格程序,快速组建了“贺龙手枪队”,每人配置两把驳壳枪,不仅保卫贺龙总指挥本人,还要担任保卫其他起义将领和整个起义指挥部的安全重任。

我党领导的南昌八一起义是成功的武装起义之一,其重要意义已为党史、军史所公认。那是中国共产党经历国民党“四一二”和“七一五”两次大屠杀、大清洗后最低潮的时候,我们党终于向国民党反动派打响了反抗的第一枪,并成功控制了南昌城,创建了我党全权领导的武装部队,也就是后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雏形。

我从家父的《陈昌同志自传》中了解到,南昌起义结束后,家父奉命护送起义的主要领导人之一谭平山同志到香港,从香港回到广东省惠来县的一座名无小山时,遇到周恩来、恽代英等同志。家父向周恩来同志详细汇报了“贺龙手枪队”如何掩护、护送起义指挥部众将领的过程,并报告护送谭平山同志的任务已经完成,请示今后咋办?周恩来同志随即决定:由中共中央前敌委员会警卫营李明柯营长接管“贺龙手枪队”,命家父到香港待命。谭平山也因此成为“贺龙手枪队”护送的最后一位南昌起义将领。

后来,家父辗转到了武汉,在武昌中山大学(武汉大学前身)文学院,由八一南昌起义的战友尹人杰同志介绍,冒着“宁可错杀三千、也不放走一个共党”的危险,毅然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将自己的一生献给了伟大的中国共产主义事业。

三、“贺龙手枪队”的解密经过

父亲去世得比较早,家母何妨平反昭雪、离休后,多次到北京和我们小聚,我们也经常陪同家母参观各种大型的红色展览,还多次参观了军博、国博。遗憾的是,没有一个展馆或展览提及“贺龙手枪队”,家母总认为不合理,不近人情。“贺龙手枪队”是南昌起义中一支非常重要的警卫部队,为什么在军史、党史上没有任何痕迹?难道就是因为丈夫陈昌后来长期从事隐蔽战线工作,导致“贺龙手枪队”在中国军史上烟消云散?作为陈昌的妻子和战友,她觉得自己有责任、有义务为“贺龙手枪队”正名。作为他们的儿子,我曾专程飞抵南昌八一纪念馆调研,呈送家母何妨的请求函。


这是陈昌后人为陈昌何妨合葬时制作墓碑的“结婚照”的PS照片



从2008年起,家母何妨感到自己已经时日无多。病重期间,她向党中央及中央军委正式提出请求,希望解密“贺龙手枪队”,在军史、党史中还“贺龙手枪队”及其成员一个公道。

2009年6月25日,家母何妨驾鹤西去。恰好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军史专家刘义权同志的事迹公布于众,我顿时感到一丝希望,随即给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的领导寄去一封信,简单报告了家父陈昌的情况和家母何妨的遗愿,请求军档派刘义权同志调查及核实“贺龙手枪队”的历史事实。

2009年8月底的一个深夜,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孙政委看到该信后,立即派人到我家中了解情况,相谈到次日凌晨3点。军档研究人员查看了《陈昌同志自传》复印件后,确信这是一份珍贵的解放军史料,希望带回去复制、保存。

次日凌晨,他们将《陈昌同志自传》和相关资料带回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进行研究。三天后正式回话:“这是我军一部宝贵的军史、谍战史资料。希望陈昌家属将《陈昌同志自传》原稿捐赠给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保存、研究。”

随即,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牵头,会同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等单位,开始调查、取证、研究、分析。十几位党史、军史、谍报史的专家学者,从健在老红军那里和各级档案中,终于证实了“贺龙手枪队”的存在。

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于2009年9月3日以军档(2009)333号便函答复:因为贺龙军长领导的国民革命军第20军全部参加了八一南昌起义,而且确实存在一只特别的“手枪队”,也像陈昌同志描述的,在南昌起义结束后,由中共中央前敌委员会警卫营营长李明柯同志接管了“手枪队”。这说明在八一南昌起义时确有“贺龙手枪队”!

但军档有关领导遗憾地告诉我:尚不能肯定李明柯同志的前任就是贾希一同志。即“贺龙手枪队”队长究竟是何人?有待进一步考证、研究后再答复。我们也无法列出“贺龙手枪队”队员的名册!如果您不介意“贺龙手枪队”队长一事,我们就正式给您出示文件。我爽快的回答:我的父母参加革命不是为了升官发财,而是信仰共产主义理想。家父陈昌是不是“贺龙手枪队”的队长不重要,重要的是承认“贺龙手枪队”,恢复“贺龙手枪队”在党史军史上应有的地位就足以了,这也是家母的遗愿。


陈昌之女陈世英将《陈昌同志自传》移交给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孙政委


2009年12月10日,孙政委带领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其他专家同志赶到四川省乐山市,在陈昌同志的女儿陈世英家中请走了《陈昌同志自传》原稿。这意味着八一老战士陈昌同志带领“贺龙手枪队”一班人终于回到了阔别82年的“娘家”。

四、遗愿未了

如今虽已确认“贺龙手枪队”的存在,但尚未恢复其应有荣誉和地位,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和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的相关展区,也没有“贺龙手枪队”的只言片语,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作为八一南昌起义者的后人,我真切期望研究党史、军史的专家们,能够尽快将“贺龙手枪队”的历史公之于众,让我们的下一代学习“贺龙手枪队”的革命品质和大无畏的献身精神(《中华魂网》采编部主任陈龙狮)。


陈龙狮在为《澳门法治报》纪念建军80周年专刊题写贺词


备注:1、本文主人翁曾任中国西南水力发电工程局(简称狮子滩水电站)招待所所长的陈昌同志,他在南昌起义时担任贺龙军长的上尉侍从副官兼“贺龙手枪队”队长;2、陈昌妻子何妨系陈昌特工组成员,曾任狮子滩水电站职工医院的护士,陈昌去世后调到大洪湖水电站医院工作,陈昌同志平反后调乐山地区人民医院工作。3、陈昌的女儿陈世英,乐山人民医院肿瘤专家、主任医师;4、陈昌的儿子陈龙狮,生于长寿湖,取名龙溪河狮子滩电站的“龙“、”狮”首字而来,现任《澳门法治报》副总编、高级记者、教授。


附件一:重庆市长寿区名人事业促进会简介


理      念

公益文化为导向,乡情为凝聚力,促进事业发展为目标,助力家乡建设为己任,搭建长寿籍名人交流平台。这是长寿区名人事业促进会成立理念。

成立日期

2008年7月28日,在长寿区工商局会议大厅,区级有关领导和部门、街镇负责人,各界名人代表100多人汇聚一堂,庆祝长寿区名人事业促进会庄重成立!长寿籍名人从此有了交流乡情和促进事业发展的平台。

组织构架

会   长:杨顺民

副会长:陈继刚(兼秘书长) 汪传宏、 张定剑、黄祥云、何永清

李文正、 蔡锡田、舒合兴、古世伦、任文天、杜万科、

马晓鸿、魏    峰、胡安文。

理   事:喻卫东 (副秘书长)黄测栋(副秘书长) 廖勇(副秘书

长) 杨海英(副秘书长) 杨革容(副秘书长)、李泉、 

李俊 、张生吉、程宇、曹飞。

十年磨一剑,本会广泛联系区内外长寿籍名人,吸纳入会,目前会员达100余人。他们有的在全国各地,有的在国外,通过平台交流,信息互通,互相帮扶,事业进步,为国家建设和家乡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成为各行各业的优秀人才。

主要工作

该会创办了《长寿人物》杂志,到目前为止已经刊发24期。主要采访报道了长寿籍名人上百人。以杂志为媒,凝聚乡情,集名人智慧,助家乡建设。乘振兴乡村战略东风,推进长寿湖景区红色旅游开发。

2017年8月,首次出版《红军高级将领杨克明》专刊,通过组织名人座谈,建言献策,增强了宣传杨克明英雄的力度,市政协、区人大、区政协首次立案为杨克明烈士修缮故居和修建纪念馆。

2018年9月,首次出版《长寿湖红色文化》专刊,收集整理长寿湖周边街镇的红色人物和革命者10余人。其中有红军高级将领杨克明、中宣部副部长廖井丹、新中国海军创始人之一汪大漠、长寿地下党县委书记王秉楠、《红岩》小说作者罗广斌、中央特科枭雄陈昌、中国报业巨子陈铭德等人;还挖掘了与这些人物相关联的著名人士,如中共元老谢觉哉的夫人王定国、陈铭德继子吴敬琏等;采访了他们的后代和相关人士,为长寿湖旅游挖掘红色元素,形成红色旅游特色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传承红色基因。


附件二:重庆市长寿区的“天赐寿岛--长寿湖”


长寿湖: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国家级生态旅游休闲度假区、省级风景名胜区、重庆市十佳旅游风景区、重庆市新巴蜀十二景之一,是“魅力重庆一日游”、三峡国际旅游热线黄金水道重要节点旅游线路,是著名小说《红岩》创作地,是长寿区旅游业发展龙头景区,以其“岛湖风光”、“长寿文化”、“乡土文化”享誉四方,被誉为重庆的中心花园。

长寿湖风景区位于重庆市长寿区东部,距长寿城区26公里,是国家“一五”期间龙溪河狮子滩水电站拦河大坝建成后形成的人工淡水湖,因地处长寿区境内而得名。长寿湖水域面积65平方公里,库容10亿立方米,有岛屿200多个,建有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栖息着42种鸟类、28种水禽,是西南地区最大的人工湖,也是重庆市最大的湖泊旅游风景区。

长寿湖主要景点有百寿园、东海寺、情人坡、浪漫花田、浪漫鹊桥、浴滨岛、寿岛、高峰岛等。从空中俯瞰,由八个湖汊围合而成的众多半岛,形成了一个天赐的“寿”字,像一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一碧万顷的长寿湖核心景区。是休闲娱乐、商务会议、度假避暑及水上运动的好去处。

编辑:中外要闻通讯社CNW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