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外要闻网 > 社会
红墙书画家周述华同志讲述与周总理的感人故事

     2018-04-19 10:44      来源:中外要闻通讯社CNW



 

红墙书画家周述华的战友们来到展馆参观展览“上党课”后合影留念



 

红墙书画家周述华给台商讲解创作心得后合影留念







 

以上红墙书画家周述华60余幅作品的部分书法作品


由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等单位主办的海棠情深·纪念周恩来诞辰120周年书画展(简称《纪展》)在北京隆重开展,记者在开幕式上看到共和国的30多位将军、周恩来邓颖超身边工作人员20多位老军人不顾年迈体弱,均包含热情来观看展览。为此,记者再次来到展馆,恰好看到《纪展》的筹备组副组长、中央警卫局保健处药房原主任(技术四级)、书法画作者周述华同志正在给中央警卫局保健处的现役军人讲他的创作心得,老保健军人讲得投入、新保健军人听得认真。当来宾观看完毕离开展馆后,记者有幸采访了周述华老同志,请大家分享这段答记者问,也许您就会明白这位“红墙书画家”的内心境界。

记者问:我是“军挎记者”陈龙狮,特别喜欢做红色报道。我看了“海棠情深—纪念周恩来诞辰120周年书画展》的作品,让我产生了一种震撼感,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一下您老,可否?

周老答:您只管随便问,我会尽我所知,争取得到您的满意。

记者问:第一个问题:为甚么所有的书法作品,除几位老领导助展的作品外,都是你一个人的,我觉得该展应该改名为《周述华同志缅怀周总理书画展》。社会上那么多的书法家,为什么不从他们中征集?

周老答:2014年1月,在北京举办了《纪念邓颖超同志诞辰105周年书画展》,我与中央警卫局的老局长高振普同志一同观看,同时,我心中就产生了举办《纪念周恩来同志诞辰120周年书画展》的念头,当我们看完展览后,我就把这个想法与高局长说出来了,立即得到了他的赞同,他说我们都老了,到2018年我都80了。我们要趁着还能活动,把纪念总理诞辰120周年的展览一定办好。于是,我专门将此事向高振普、赵炜、周秉德三位领导同志写了报告,得到了他(她)们的同意与支持。其中就有不从社会上征集的原因。主要是:(一)要保证艺术质量。我参加过多次纪念毛主席和其他伟人以及长征、抗战胜利等重大题材的纪念展览。有很多作品是社会上流行的俗书、丑书,我认为这样的作品,不符合周恩来的人品与德操,有悖于周恩来精神与作风,绝对不能采用。(二)作品内容要主旨鲜明。这是举办《纪展》的中心思想,书法内容必须紧扣主题。书法不像绘画,有着明确的内容涵义。作品的内容,必是以歌颂周恩来的丰功伟绩,高尚德操为中心。任何离开主题的作品,其艺术水平再高,名气再大,但内容与被纪念者无关,也不能录用。因为这样的作品,宣扬的只是书者自已的书法艺术,与被纪念者毫无关系。(三)任务重叠,精力不够。我于2014开始撰写《书魂》一书,于2016年5月完稿,2016年1月,我还开始撰写《周恩来书法艺术探微》一书,于10月完稿。在这三年之内,两部著作,而且都是用骈文书体,难度大、要求高,精力需要高度集中,才能达到骈文的要求和质量。《书魂》已经出版,《周恩来书法艺术探微》正在出版之中。这两部书与《纪展》的工作,全部重叠在这三年之中,所以,我没有时间和经历从社会上征稿。我不否定书法界有很多继承传统经典之作的书法家,但因我不加入任何书法组织,不与书法界人士往来,所以认识的人极少。如从社会上征集,就需要我有足够的精力和时间,去请别人一起合作来进行收稿、审稿,筛选、定稿、装裱、退稿等事物性工作。这大大的占用了我著书和书写展品的时间,从而会影响著作的质量和书法的数量。所以,还是自己为之更好。我的所有作品诗稿,都是我以前有感而发的旧作,现成的,只是把它们用书法形式书写出来就行了。

记者问:真实了不起的系统工程啊,为您点赞!我看了你的书法诗作,感觉到你对总理的感情是真实的、深厚的。为什么?

周老答:今年我虚度七十五岁了,在我这个年龄段上下的人,都会对总理有深厚的感情,因为我们是那段历史的亲历者,见证者。送别总理的那一天,十里长街,男女老少,都不顾天寒地冻,早早地站在街道两旁,等候总理的灵车。当看到灵车来到、经过时,无不热泪盈眶,失声痛哭。这个场景是史无前例的。后来的年轻人难以理解,不奇怪,是他们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我对总理的感情至深,还有另外的特殊原因。

记者问:是什么,愿闻其详。

周老答:我从1966年起,就从事党和国家第一代领导人的医药保健工作,为毛主席、周总理、朱德、刘少奇、陈云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亲自调配各种药品、制剂。总理病重后,虽然住在305医院,而所有的用药都是由我们保健药房(俗称小药房)供应,通过总理的用药,我们知道总理从1967年就有了心脏病,而且一天天在加重,1972年又得了膀胱癌,而总理的工作负荷,却随着文化大革命的发展而一天天在增加。等等这些,我们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崇敬爱戴的感情也一天天在积厚加深。1966年我才22岁,文化大革命已经开始,我不但为总理用药作调剂工作,还经常执行总理接见红卫兵时的保卫性工作。那些年总理白天要接见外宾,处理国内外大事,晚上乃至深夜甚至整夜,还要接见或参加各派红卫兵组织的批斗会,中央警卫团和警卫局警卫处的人手不够,就抽调其他机关年轻力壮的科室人员,去辅助作警卫工作,以防止造反派接近总理而造成伤害,以确保总理的人身安全。那时起我经常被抽调去做这样的工作,亲眼目睹总理的疲惫身躯,一天天在消瘦,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此外,我的老伴张心莉1968年就到西花厅为总理作保健护士,总理去世后,接着为邓大姐服务,所以我们对总理和邓大姐还有着这样一层的特殊关系,亲眼见到他们对党、对国家、对人民所付出的全部心血,一直在感染着、教育着我们。

记者问:你有一幅长卷开头是“硝酸甘油…”,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周老答:这是我1973年的写的四言诗句。1967年总理就患有心脏病,因日夜劳累而会导致心绞痛发作。当时解救心绞痛最快最好的药物,就是美国礼来药厂生产的硝酸甘油,每片0.6mg,半个绿豆粒大小,放在舌下立即溶解吸收,30秒就开始起效,使心脏冠状动脉的痉挛得到缓解、舒张,从而解除心绞痛。总理的衣兜、办公桌、床头、厕所、汽车等地方,都放有备用品,以便发作时急救,病痛解除后又继续工作。

记者问:那你怎么知道总理犯过心绞痛?

周老答:此药在1973年以前,药厂没有规定失效期,生产批号也是厂家自己做的暗号,不让外人知道。我们药房就将进货的日期作为批号,帖上标签,注明年月日,以作区别。为了让总理能用到有效的药物,能很快解除病痛,我们药房的几位同志,就轮流着一个月做一次口含实验,每次总理医护人员拿着更换下来的药瓶,让我们做实验时,我们先看到的是加封的火漆被打开没有,没打开,说明这瓶药没有被用。已经开封的药瓶,我们就要先数一数数量。进口原装是每瓶10片,看看少了几片,就说明总理用过了几片。当我们实验有效后,再将此批号的药补足10片,用火漆加封。我们每次试验,只要放在舌下,就立即溶化,迅速吸收,30-40秒后,两侧耳前的颞动脉就开始逐渐膨胀,继而头内胀痛,越是胀痛强烈,我们就越高兴,因为此药不光是扩张心脏的冠状动脉,同时还会使头部脑血管得到扩张,只要我们有了这种感觉,就敢断定此批的药物没有失效,总理可以继续使用。我们用这种做法持续了6年,直到1973年药厂注明失效期为止。那时候,我回想这6年的历程,想到总理的病痛与过度的劳累,感人肺腑,不由得泪往下流,我才写下了这四言诗句以作留念。今天以书法的形式重写出来,用以纪念敬爱的周总理。同时,也向今人证明,总理是多么的鞠躬尽瘁,已经达到了极致。

记者问:我在展品中看到你用很多老子赞誉圣人的语句,您把周恩来赞誉为美德圣人,为什么要用老子的话?

周老答:中国有两个圣人是世代公认的,一个文圣,一个武圣。孔子的弟子们将孔子的语录,汇集为二十篇,而成《论语》,成为后代修、齐、治、平的教科书,孔子也被谥封为文圣。宋相赵普曾言:“吾以半部论语相太祖,半部论语相今皇。”故而有“半部论语治天下”之说。武圣孙子,是因为著有《孙子兵法》,为兵家必修之教科书。也成为世界军事家必修的著作。文圣是孔子讲出来的,武圣是孙子写出来的,而我誉周恩来是德圣,是周恩来用自己一生的实践,把中国共产党人的优秀品质,与中华民族传统的优秀美德,融汇贯通,完美结合,践行了一生,是做出来的。常言道:说着容易做着难。习近平主席在“纪念周恩来同志诞辰120周年”上的讲话,总结了周恩来总理的“六个杰出楷模”,这是我国乃至世界无人达到的高度,将这样的楷模誉为美德圣人,我认为是实至名归的。

记者问:看了你的书法作品和听了你的回答,使我理解了字如其人的内涵,你的作品,给我一种高雅洁净,俊美潇洒,阳刚正直的感觉,体现了国粹艺术之美,而你又不入书法家协会,可以说是:不是书法家会员的书法家,那我把您老尊称“红墙书画家”,可否?

周老答:实不敢当。是不是书法家,不是靠某组织认可或靠人吹捧出来的,是要经过长期的历史检验和后人认证的。德不可伪立,名不可虚传。只有能够被历史验证、能够世代相传的作品,才是真正的艺术品,其作者才被后人谥誉为家。中国书协成立之前,有哪一位古代公认的书法家是靠什么组织认定的?没有。我学书法,是为探求书法真知而学,以获得艺术真知为精神极乐。能不能成家,作品能不能传世,那是我死后的事,要由历史去做决定。您的建议我可以考虑,我毕竟在红墙内工作40余年,可以叫“红墙书画爱好者”,您看如何?

记者问:“红墙书画爱好者”好称谓,现在出名的书法家,字很值钱,难道名利二字,对你就一点没有诱惑力?

周老答:老子云:“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我当兵在中南海服役达42年,其中40年为党和国家领导人作医药保健工作,这是党组织对我的最大信任和褒奖,也是我一生的最大荣誉,我已经十分满足了。不满足的,唯有知识,永远也学不完的知识。知识,是对我最大的诱惑力,不管哪方面的知识,我都想学,只是精力有限而已,所以工作之余,侧重了书画。孔子说“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我只是一个乐之者而已,以获取真知为精神极乐,这才是最大的利。最快活的事。

记者: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今天我听了你的答问,加深了对这句话的感觉,谢谢你。

周老答:不敢当,应该感谢的是你们,你们记者带着沉重的相机,各地奔波,为传播正能量,十分辛苦,为祖国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应该谢谢你们。

记者问:不敢当,我是本色使然,应该的,但还做的不够好。打扰您太久了,我的最后一个问题是:您举办此展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周老答:因为这里交通不便,很多人不知道怎么来,但是不少参观者还是闻讯而来,这可谓络绎不绝,真让我感动!我昨天下午先后接待了三批观众,最后一批军人观众就是我原工作单位---中央警卫局保健处的同志们。由政治协理员带队,把观展作为“党日活动”,即学习和接受周恩来六个杰出楷模的教育。我详细的介绍了我的作品里歌颂周恩来鞠躬尽瘁的时代背景,与总理艰辛程度,使他们很受感动:理解了周总理的无限忠诚与清正廉明,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习近平主席赞颂总理的六个杰出楷模的深刻的内涵与长远的意义。他们随即表示:作为军人和党员,一定要好好的学习总理的楷模美德,努力作好本职工作,不辜负党组织对我们的信任和期望。这就是我举办书画展的目的所在,我非常满意。明天我的画展就要移师天津的周邓纪念馆继续展览了,欢迎天津及周边的热爱总理的人们去观展,让我们大家一起缅怀敬爱的周恩来总理,谢谢大家(记者陈龙狮/图文报道)。


附件:红墙书法家周述华简介


 


周述华,乐之斋主,别号太液薬翁。1944年生,祖籍河北遵化县。1964年参军,原中央警卫局中南海保健处药房主任,主任药师(技术四级)。中国药学会高级会员,总参卫生技术职称高评委委员。自1966年起,从事党和国家第一代领导人以及后来历届领导人的医药保健工作,历时40年,为中南海资深药剂专家。曾三次受到中央保健委员会和解放军保健领导小组嘉奖并获得荣誉证书,两次荣立三等功,2006年退休。

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工作之余致力于翰墨丹青。1985年拜书法大家王遐举先生为师;1986年拜写意楼阁山水大师何镜涵先生为师。二位恩师的教诲,成为终生的座右铭:远离时弊,摒弃世俗;人玩其华,我取其实。故不参加任何书法组织,取孔子:“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之意,命书房为“乐之斋”,戒以抛弃名利,获取真知,为精神极乐。

从1988年起,开始对周恩来书法进行学习研究,通过二十余年的努力探索,终得斯悟。并在2016年10月,历时20多年终于完成了《周恩来书法艺术探微》一书,弥补了国家对周恩来精神、事迹在书法领域里研究的缺失。此书已获得中央的审阅并批准出版,不久即将面世。

周述华的书法艺术,崇尚继承传统,得法经典,广学博收,以质文兼备为艺术宗旨,以水到渠成为变法目标,最终形成了自己的独特书风。


编辑:中外要闻通讯社CNW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