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外要闻网 > 社会
邓华司令员在志愿军总部的日子里(上)

     2018-03-31 10:56      来源:中外要闻通讯社CNW

【编者按:近日朝鲜国家元首金正恩同志应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邀请来华访问,将中朝友谊再度提升。所以,不少国人再次回忆抗美援朝的往事。本文再现了如今的和平、如今的幸福生活都是靠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团结奋斗、浴血奋战、英勇牺牲换来的。请大家阅读当年的志愿军副司令员、代司令员、司令员邓华将军的一些往事(本文依据《邓华将军》纪录片手稿编撰),分为上(组建十三兵团班子、抗美援朝开战前的谋划、指挥横城反击战)、中(建言停止第六次战役、建言就地停战谈判、指挥上甘岭战役)、下(西海岸抗登陆、巧于秒算的知识型将军、指挥金城反击战)三个部分连载,您就能明白今天的幸福生活是靠志愿军打出来的!编辑陈龙狮】


邓华上将 ,1910.4.28-1980.7.3,享年71岁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中国人民志愿军即将奔赴朝鲜,谁将任志愿军第一副司令员兼第一副政委呢?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把目光投向了年仅40岁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十三兵团司令员邓华,他接见邓华时称赞他“海南岛一仗打得不错嘛!”后来还对他说:“你去了,我放心!”


一、组建十三兵团班子



1950年7月7日,中央军委在中南海居仁堂召开会议。会上,时任中央军委委员、第四野战军兼中南军区司令员的林彪提出十三兵团任务如此艰巨,应让十五兵团司令员邓华任十三兵团司令员。林彪和中央军委总政治部主任罗荣桓、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向会议作出了让邓华任十三兵团司令员的建议,毛泽东主席亲自点头同意,根本原因在于:邓华是一个很稳重的人,他肯动脑子,善于思考,能够拍板、敢于拍板,这是未来在与美军这样的现代化军队较量时非常难得的素质;特别是刚刚结束的海南岛一役,他指挥几万大军,跨海征战,以木船打军舰,取得大胜,这是令毛泽东等领导人果断拍板的直接原因。


1950年7月13日,中央军委决定:成立东北边防军,保卫东北边防安全,必要时援助朝鲜人民抗击美国侵略者。

邓华上将 ,1910.4.28-1980.7.3,享年71岁


1950年7月13日,中央军委的一个紧急电话打进驻防广州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十五兵团兵团部作战室。电话是罗荣桓亲自打给邓华的,他在电话中嘱咐邓华“边防迫切,任务光荣,希早日来京面授机宜”。


东北边防军直属的第十三兵团,以邓华为司令员。14日,第十五兵团部改称第十三兵团部。

7月27日8时30分,邓华率领十三兵团司令部在广州乘坐军用专列北上。临行之前,邓华对妻子李玉芝说了一句话:“瓦罐难免井上碎,将军难免阵上亡。”面对强大的美军,邓华已作好了为国捐躯的心理准备!8月中旬,十三兵团全部到达鸭绿江地区,称作东北边防军。


8月5日,在中南海菊香书屋,毛泽东亲切接见了从广州匆匆忙忙赶来的邓华。毛泽东告诉邓华:杜鲁门在朝鲜看样子不会罢手的,你给军委关于美军可能在朝鲜东西海岸中腰部,实施陆海空三位一体的登陆作战,这个分析很有见地。你们集结东北后的任务是保卫东北边防,但要准备同美国人打仗,要准备打前所未有的大仗,还要准备他打原子弹。他打原子弹,我们打手榴弹,抓住他的弱点,跟着他,最后打败他。


北京火车站,1950年8月9日上午,当四野第十五兵团第一副司令、广东军区副司令洪学智从广州到达这里时,他没有料到会遭遇一位老战友的“突然袭击”。这位战友就是邓华。一下火车,他就被前来接站的邓华拉着,也不说原因,就直奔四野司令员林彪住处。林彪向洪学智讲了中央军委调他到第十三兵团任副司令的决定。

当时洪学智正在华南军区司令员叶剑英手下工作。邓华笑着揭了迷底:“如果事先通知你,叶参座就不会让你来了”。洪学智还是对与叶剑英不辞而别感到为难。邓华说:“大个子,老实告诉你吧,是我向中央军委和毛主席建议调你来兵团的。……你很熟悉兵团和各军的情况,你来了,我就放心了。”

在邓华提议下,四野第十二兵团参谋长解方被调到十三兵团任参谋长。

8月上旬至中旬,邓华率十三兵团,统辖第三十八、第三十九、第四十军、第四十二军,3个炮兵团等,共26万大军,挺进东北,在鸭绿江沿岸筑成了一道抵抗侵略的铜墙铁壁。


二、抗美援朝开战前的谋划



这是一幅当年朝鲜战争的战场形势图。


邓华上任后,身在兵团司令部安东(今丹东),心却时时关注着朝鲜战局的发展。8月下旬,朝鲜人民军在洛东江边与敌人形成胶着状态。邓华认为,敌人很可能凭借其海、空军优势,从朝鲜东、西海岸蜂腰部位大举登陆,配合正面反攻,以收前后夹击之效。如此一来,人民军的处境将是很危险的。他睡不着觉,连夜找洪学智、解方、杜平等一起分析研究,大家不谋而合,于8月31日联名将他们对朝鲜战局发展的分析上报军委。他们预言:“估计敌人将来反攻的意图,可能一为以一部兵力在北朝鲜沿海侧后几处登陆,作扰乱牵制,其主力则于现地由南而北沿主要铁道公路逐步推进。一为以一小部兵力于现地与我周旋,抓住人民军,其主力则在我侧后(平壤或汉城地区)大举登陆,前后夹击”。

果然,9月15日,“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指挥7万余人在仁川登陆,并向汉城及其以南水原方向进攻。正面洛东江战线的美军和南朝鲜军亦于16日开始,沿釜山至汉城一线实行反攻。朝鲜人民军在敌军南、北夹击下,转入战略退却。美军和南朝鲜军于28日占领汉城后,向“三八线”推进。

麦克阿瑟自诩为保密极高的登陆行动,却未逃过邓华等中国军人的眼睛,十三兵团为此加速进行了紧张的战前准备,进行了班、排、连到个人的战术训练,集训营以上军、政干部,开办防空、反坦克骨干训练班等。兵团将士刻苦练兵,枕戈待旦,随时准备出国亮剑,打击侵略者。

十三兵团炮兵第三师二十六团五连政治指导员麻扶摇写的一首出征诗:

雄赳赳,气昂昂,

跨过鸭绿江。

……

此诗后成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正反映了兵团上下此时高涨的士气,如燃烧的火焰一般。


邓华将军在指挥所研究战报


1950年10月8日,军委一道命令飞向东北边疆:东北边防军改为中国人民志愿军,任命彭德怀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第二天,彭德怀在沈阳召集军以上干部会议,宣布:各军在l0天之内做好一切出国作战准备。


对如何赴朝作战,邓华入朝之前已未雨绸缪,作了精心的筹划。中央军委主要领导决定出兵朝鲜后,他和洪学智、解方提出了十三兵团一次跨过鸭绿江的意见。本来中央军委决定先派两个军过江。邓华经过认真分析,并和洪学智商量后认为,一是两个军过去力量太少,兵力不够,一旦让美军侦察机发现,把江桥炸毁,大部队再过江就非常困难了。他们的意见与彭德怀的看法不谋而合,于是彭德怀致电中央军委,获得批准。随即,邓华和洪学智等人又向彭德怀提出,由于面临的是美军,武器装备悬殊太大,如歼灭美军一个师,我军需要两个军,歼灭南朝鲜一个师,我方需要一个军,为集中优势兵力消灭敌人,建议中央军委尽快增加后继部队。军委和彭德怀都同意了他们的建议,将九兵团提前开往东北,将驻在天津的第六十六军紧急调往安东,编入十三兵团,同时首批进入朝鲜战场。



1950年10月19日,夜幕降临,在秋风细雨中,志愿军十三兵团所辖各军,同时在辽宁、吉林的安东、长甸河口和辑安3个渡口,浩浩荡荡跨过鸭绿江。经过3个黑夜的隐蔽行动,25万大军全部安全地到达北朝鲜境内。


10月25日,抗美援朝战争打响的同一天,第十三兵团与彭总所带领的指挥班子,在朝鲜大榆洞组建成立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中央军委任命邓华为志愿军第一副司令员兼副政治委员,洪学智、韩先楚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副司令员,解方为参谋长,杜平为政治部主任。同时,成立中共志愿军委员会,彭德怀为书记,邓华为副书记……从此,志愿军副统帅邓华就成为志愿军统帅彭总的第一助手,自始至终协助彭总,指挥整个抗美援朝战争。


以十三兵团司令部为基础组建志司,表明彭总对兵团的信任;而十三兵团原正职干部都改任副职,则彰显了兵团人员的胸怀与团结协作的精神。


志愿军秘密入朝之时,正是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侵占朝鲜首都平壤后,长驱直入时。他们自以为稳操胜券,气焰嚣张,兵分东、西两路向北冒进。有的在车上啃着苹果,有的在嬉闹,如入无人之境。麦克阿瑟曾经乘坐他的“斯卡帕”专机,从东京飞抵清川江第八集团军司令部,洋洋得意地断言:战争“在两个星期之内就会结束”,“圣诞节时可以把孩子们送回家”。

他们不知道,彭德怀正在邓华的协助下,指挥志愿军悄然撒下了一张巨大的罗网。

入朝后第2天,毛泽东主席给彭德怀、邓华等志愿军领导发电:“此次是歼灭伪军三几个师争取出国第一个胜仗,开始转变朝鲜战局的极好机会,如何部署,望彭、邓精心计划实施之。”


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后的第6天,即1950年10月25日,抗美援朝战争第一次战役骤然打响,这一天也因此成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作战纪念日。


面对敌军分兵冒进出现的战机,彭德怀改变作战部署。从10月25日到12月24日,指挥志愿军连续进行了第1、第2次战役,邓华协助彭德怀,改变原定一开始打运动防御战的计划,而采用诱敌深入的进攻战,采取夜战与速决战的办法,主动勇猛出击,收复包括平壤、元山在内的广大地区,解放了三八线以南的瓮津半岛和延安半岛。美军兵败如山倒,美军在感恩节前占领全朝鲜的美梦彻底破灭。


抗美援朝战争第二次战役的胜利,让世界舆论为之哗然,中国的国威、军威如日中天!美国人惊呼:“遇到了世界第一流的军队和第一流的军事家!”,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莱德雷五星上将说:“朝鲜战争出乎预料地一下子从胜利变成了丢脸的失败---我军历史上最可耻的一次失败。”


1951年年初,邓华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联合司令部副司令,协助中朝联合司令部司令员彭德怀统一指挥中朝联军作战。1月4日,中朝联军光复汉城,歼敌1万9千余人,于1月8日全线推进至北纬第37度线附近。


三、指挥横城反击战



1951年1月25日,“联合国军”为了挽救败局,集中了5个军16个师又3个旅,1个空降团,以及全部炮兵、坦克兵和航空兵,其中地面部队即达23万余人,对志愿军和人民军发起进攻。中、朝两军为了制止敌人进攻,决定采取“西顶东反”的战法,以一部兵力在西线组织坚守防御作战,顶住"联合国军"的进攻,在东线诱敌深入,尔后实施反突击作战,歼敌一部,粉碎敌人的进攻。邓华负责指挥志愿军第三十九、第四十、第四十二、第六十六军,编成的“邓集团”,在东线实施反突击作战,部队10多万人的行动,秘密开进,神不知鬼不觉在横城给敌人布下了一个口袋阵。


放谷是朝鲜三八线以南一个不显眼的小村庄,此时是志愿军“邓集团”的指挥中心。

2月6日,东集团各军、师长都按时到达“邓指”。22时开会。

邓华宣布:向横城地区南朝鲜军第八师发起进攻的时间定于2月11日17时。具体部署和任务区分是:四十军突破横城敌阵地后,应迅速穿插分割包围,以全歼敌第五师;四十二军和六十六军向横城以南猛进,截断敌人的退路,并阻击原州之敌的增援;三十九军为预备队,战役发起后逼近砥平里,如敌南逃即应予以截歼。


2月11日午后l时,小睡了片刻的邓华刚刚起身,大战即将来临,不知道会有连续几天的战斗生活,他必须抓住一切可能抓住的时间养精蓄锐。

他正点燃一支香烟抽着,作战处副处长杨迪出现在眼前汇报:“刚刚收到四十军来电:伪八师沿着原州—春川公路继续北犯,到今日正午,前锋已经越过横城以北五十公里的一条东西公路。”

得知这一战况,邓华严峻的目光露出一丝满意的神色。

邓华鉴于横城之敌态势突出,钻到口袋里来了,17时,指挥所部采取从东、西穿插敌后断其退路,与正面进攻,严密包围的战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横城地区之敌展开猛烈的攻击,经两个夜晚和一个白天的激战,取得了辉煌的战果,战至13日晨,全歼南朝鲜军第八师3个团、美军第二师一个营,并予配属美军第二师的荷兰营以重大杀伤,第八师的第十团团长和荷兰营营长当场被击毙,共歼敌12000余人,其中俘敌7800余人。这是抗美援朝战争中俘虏南朝鲜军人数最多的一次作战。

4月6日  在志愿军司令部作战会议上,彭总讲了当前敌人的情况与企图,并着重讲了毛泽东主席和他很担心美军在东海岸登陆,因此,我军的战役反击作战,应力争在美军登陆前实施。实施第5次战役的主要目的是“消灭敌人几个师,粉碎敌人的计划,夺回主动权。”

邓华建议说:“打的方式是两种,一是开始即大规模猛插,一是各兵团小的穿插,打多少算多少,然后再向敌纵深穿插,最好是两种方式结合起来。”又说:“开始口子不要张得太大,不要企图一起围上打,必须分割猛插,一块块吃。” 可惜,这一意见没被采纳。

1951年6月下旬,在志愿军党委扩大会议,邓华在《论朝鲜战场之持久战》长篇发言中指出:第5次战役存在的问题,主要还是由于轻敌速胜的思想作怪,对敌人的力量估计不足,对自己力量估计过高,战役准备工作并未很好完成,即仓促投入战斗。在战役布置上企图过大,口张得大,打得远,致不能达成预期目的。

如何在作战中坚持持久作战的方针?邓华提出,一定按照毛泽东的指示,打小歼灭战。“我军每个军在一次战役中歼灭美、英、土军一个营至多两个营”,对伪军则要求每军平均能全歼敌人一个团为原则,以第一线九个军综合计算,这个胜利也就不小了。后来,邓华打小歼灭战的思想,与毛泽东“积小胜为大胜”正是不谋而合,毛泽东形象地称之为“零敲牛皮糖”,并笑称,他的湖南老乡彭德怀、邓华一定能听明白。(文:刘波、邓穗、张宏 )


编辑:中外要闻通讯社CNW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