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外要闻网 > 社会
抗日老儿童团长、无人区幸存者郭印宝同志将于10月8日入土为安

     2017-10-07 22:29      来源:陈龙狮、胡哲维 中外要闻通讯社CNW

 

抗战老战士郭印宝同志遗像(1930-2017),享年88岁


 

抗战老战士郭印宝同志遗像安放在灵堂中央


 

抗日老战士郭印宝同志灵堂外景


八路军研究会为抗战老战士郭印宝敬送的花圈


 

中纪委原纪检干部秦次森为抗战老战士郭印宝敬送的花圈


 

迁安市政协委员胡哲维和志愿者张晓东为抗战老战士郭印宝敬送的花圈


 

团市委圆梦爱心小组志愿服务队志愿者邵晓青、邹桂青、王小青、凌子惠等人敬送的花圈


 

为抗战老战士郭印宝同志敬送的花圈堆积如山


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1942年抗日打鬼子的儿童团团长,半月前还在接受了八路军研究会和《中华魂网》联合采访的耄耋革命老人郭印宝同志,于2017年10月6日上午,因病医治无效,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享年88岁。

2017年 10月7日下午,五重安乡人大主席魏江荣、乡党委委员刘会权、迁安市政协委员胡哲维、团市委圆梦爱心小组志愿服务队志愿者张小东、邵晓青、邹桂青、王小青、凌子惠等人一起来到小关村,带来了迁安市五重乡领导、八路军研究会领导、原中纪委老干部秦次森教授、中央党校《中华魂网》采编部陈龙狮主任的委托,深情地吊唁郭老,为抗战老战士送别,并向其亲属慰问!

抗战老战士郭印宝,于1930年出生;1942年,日本鬼子在此建立千里无人区时,他还是12岁的小孩子,他就利用孩子的特长开始为八路军送情报,还见过冀东抗日联军总司令李运昌好几次,也曾被日本鬼子严刑拷打过,但他始终坚贞不屈、誓死抗日;当他被释放后,继续给八路军当交通员。1946年,他16岁那年,光荣加入青年团,并担任团组织委员。

2017年迁安市五重安乡春节期间在慰问抗战老战士时,郭印宝同志是迁安市五重安乡仅存的四名抗日老人之一。今天,斯人已逝,英魂永存。

来自北京、石家庄、唐山、秦皇岛、迁安等地的吊唁络绎不绝,送来的花圈也排成了好几排,略表其哀思。记者在花海中发现:有中共五重安乡党委、政府的花圈(据亲属告知还附上慰问金1000元)其挽联是:抗日功臣郭印宝同志流芳百世!八路军研究会的挽联:抗日老战士郭印宝同志永垂不朽!中纪委原纪检干部秦次森挽联:抗日老战士郭印宝同志千古!迁安市政协委员胡哲维挽联:革命先辈郭印宝先生一路走好!圆梦爱心小组志愿服务队志愿者挽联:革命先辈郭印宝先生荣登极乐!……

低婉的、悲伤的唢呐声在小关村上空回荡,大理石长城在哭泣,滦水在呜咽,迁安大地的抗战骄子,革命的功臣郭印宝同志,您一路走好!

据悉,抗战老战士郭印宝同志的遗体将于2017年10月8日10时,按照当地乡民的习俗,火化、安葬,愿抗战老战士入土为安(记者陈龙狮、通讯员胡哲维报道)。


附件:2017年9月21日采访郭印宝的录音整理的新闻稿

 

为了探访无人区遗址,吕彤羽副会长一行穿梭在荆棘丛中,吕老累得脱下了衬衫


  

1942年当八路军交通员、1947年入党的郭印宝家的门牌上的责任


   

当年的抗日儿童团员郭印宝(中)坚持向大家讲述当年的故事


   

八路军研究会一行与抗日儿童团员郭印宝(中)合影留念


   

郭老坚持讲抗战故事累得气喘吁吁,儿子心痛的为老爸安上氧气管


当看完日本鬼子当年制造的无人区遗址后,八路军研究会副会长兼冀东八路军研究会会长吕彤羽一行驱车赶往小关村,探望1947年入党的老党员、抗战老战士郭印宝同志。

郭老听说吕正操将军的儿子吕彤羽带领的八路军研究会人员要来采访他,激动地不得了。因为腰伤只能长期卧床不起,今天竟然坐立起来,为我们讲述了当年的往事,郭老说几句、停一会,再接着说,讲着讲着,郭老的哮喘病犯了,大家只好劝郭老休息一会,郭老的孩子立马为郭老打开氧气筒,为老人家擦上氧气管,郭老接着再讲……


我是1930年出生,日本鬼子1933年就侵占我们冀东地区,因为八路军活动频繁,日本鬼子从1942年开始在我们家乡建无人区。那时我居住的村子叫门里村,日本人放火烧了我们村,把我们村200多间房全烧毁了,把我们都赶到外村居住,当时我村党员找到我,愿不愿意给八路军送信,当交通员,我说可以,他们就给我一个任务,让我给八路军十二团送了一封信。正因为我送信,八路军安全转移了,没受到日本军围剿。

后来,我和我们村几个小伙伴回到被烧毁的村子,背了背篓捡烧剩下的椽子头,留给家里生火做饭用。因为我是交通员,要给八路军送信,就没背篓子,日军就把我们抓了起来,打了我们每人10大杠子,打完后,把我的小伙伴们放了,单独把我关起来,每天都要打我,严刑拷问,问我认识不认识谁?给谁送过信?我说什么都不知道,他们关了我一个多月,把我折磨够呛,我什么都没说,就把我放了。

回到家后,我继续当交通员,16岁那年,我加入青年团,并担任组织委员。

1943年,我们都回到村里,帮助八路军开辟根据地,扩大队伍,许多八路军领导都来过我村,我和他们很熟,我见过冀东抗日联军总司令李运昌好几次,有一次我给他揪过一串葡萄,他还抱起我亲了我……

编辑:中外要闻通讯社CNW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