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外要闻网 > 社会
给刘振亚爸爸的“忏悔”

     2017-08-16 08:29      来源:陈龙狮 中外要闻通讯社CNW

亲爱的爸爸:

您好!

2017年8月14日20:40分我还在丹东网吧忙着弄新闻稿时,突然接到您的千金、我的爱妻的电话,带着哭泣声对我说:“龙狮,老爸,刚刚走了!”我当时就蒙住了,泪水夺眶而出。强忍泪水,我抓紧时间将两个原创新闻和四个转载新闻在《中华魂网》公众号做好发布。发布后我才反应过来,应该在今天的《中华魂网》公众号中发布您老人家谢世的讣告才是呀。因为您的革命精神是我们中华魂网特别爱宣传报道的主题呀!但是,公众号每天能发一次新闻,于是我立即请女儿帮我订票,我向活动组委会请假后,挤出时间来撰写《中共优秀纪检干部、原抗日儿童团长刘振亚讣告》宣传报道资料,分别向我就职的澳门法治网的《红色军旅》栏目、中外要闻网的《社会》栏目、中红网的《红色联播》、《特稿精品》两个栏目,以及《中国网》和《中华魂网》投稿。全部弄好时,已经是15日的凌晨2点了。

此时此刻,夜深人静。我冲完凉躺在床上,不少往事在脑海里翻滚,真的睡不着!于是乎,又坐在电脑桌前,为在天堂的您写下这份“忏悔”,但愿您在九泉下能看到。巧的是白天还晴空万里的丹东,突然下起了小雨。我想这是老天爷在为您哭泣、落泪吧!早上5:30我离开酒店时,当高铁从丹东到达沈阳时,天空还不时飘落泪水。直到我要登机了,天空豁然晴朗,生怕我不能按时赶回到您的身边……也许这就是苍天对您施恩我几十年的亲情感念吧!

爸爸,我早就知道您身患两种癌症和重度糖尿病,随时都有可能驾鹤西去。我还从夫人和保姆处出得知,您认为我最孝顺,又体贴人,希望我回来陪您。八月初我特地从昆明会场回来陪您,但因突发任务,在您升上天堂时,我正在祖国的边陲丹东现场采访报道。万万没有想到咱父子才分别还不到三天呀,您就永远的离我而去!

“爸爸”,多么令人神往的称谓!但对我来讲确是说不开口的称谓。我的生父是陈昌同志含冤驾鹤西去时我才三岁。自幼失去父爱,所以我平生印象中就没叫过爸爸!虽然,我母亲何妨省吃俭用、含辛茹苦养育我、巴心巴肝地宠着我、护着我,在苦难中把我养大成人,让我深切体会到了伟大的母爱,但是,当我看到同学们都有爸爸,真的是羡慕嫉妒呀!24岁前,我真不知道什么是父爱,导致我六十岁了,叫“爸爸”还“口吃”,竟然叫不出口!“一个女婿半个儿”啊!我这半个儿子,36年来,竟然没有当着您老人家的面叫您一声“爸爸”!不孝呀,罪过呀!!

忆当年,我们的父子情缘是从1981年开始的。那时,我的生父陈昌、生母何妨还没有彻底平反昭雪,我们母子还笼罩在叛徒、特务、狗崽子的阴影下。不少人都躲着我们。但是您,作为真正的共产党员和领导干部,而且深知我父亲陈昌是1926年参加革命,并在白色恐怖最猖獗的1927年底入党的老同志后,认定他是一位蒙冤的坚定共产党人。于是您果敢地力排众议,同意令嫒和我交往。这是给我母子极大的呵护,令我和妈妈终身难忘!尤其是半年后我和令嫒确定恋爱关系后,您更像父亲一样关心我、保护我、培养我,让我感觉到亲如父子……我和令嫒谈恋爱长达5年。她到外地读书深造4年期间里,每个工作日我在您家晚餐,几乎是朝夕相处。我一直称呼您“刘叔叔”,有不懂的问题常向您请教,而您总是耐心解读。结婚后,应该开口了称您为“爸爸”了,可我居然改不过口来。令媛为此也曾赌气说:我叫你妈妈也叫“何嬢嬢”。我只好给夫人讲,等孩子出来后再改口。可惜到了1994年丫头出生后,我还是改不了口!就跟着丫头叫您“姥爷”,您也乐呵呵地接受了。其实,我不是不想叫您爸爸,而是一叫爸爸就口吃,真的叫不出来!究其原因就是从小就没有叫过爸爸,而且一叫爸爸就联想起苦难的童年。但是,每当我给您老写信、留字条时,均是称您老爸爸,您还记得吗?

虽然,我在工作和生活中努力尽到了自己的职责,但没能当着您的面,叫您一声爸爸,真是我终生的遗憾!我要在送别您的最后一程上,对您的在天之灵,勇敢地大叫一声爸爸!爸爸,请您原谅孩儿吧!也请您老放心,我和令嫒将恩恩爱爱、白头到老。请您和妈妈在九泉下安心、快乐!我们的生活会越来越好!!今天是抗日战争日本鬼子投降日,您这位抗日儿童团长的事业一定后继有人,必将发扬光大,再创辉煌!!!

 

2017年6月11日下午18点左右,陈龙狮推着爸爸到肖龚嘴看乐山大佛。


婿儿   陈 龙 狮

初稿于丹东华远酒店

定稿于CA3782航班上

2017年8月15日

编辑:中外要闻通讯社CNW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