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外要闻网 > 人物
『永远的空一师』

     2017-07-31 19:27      来源:吴中直 中外要闻通讯社CNW

《蓝天之魂》编辑委员会按:

铭记光辉历史 传承红色基因 一一东北老航校研究会推出系列文章庆祝建军九十周年 。怀着对人民军队的血肉情缘,对人民空军的至感情深和对革命前辈的无限敬意,东北老航校研究会在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九十周年之际,组织部分老航校前辈和后代撰写了多篇纪念文章,从多角度、多方位回顾人民军队的光辉历史和发展历程。并以此来表达老航校人和后代铭记历史缅怀先烈血脉赓续的意志和信念。                                           

人民空军的成立壮大历史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的一个缩影,同样也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不断发展壮大的光辉历程,研究人民空军的发展史,就必须全面客观地掌握历史材料,从尊重历史的实际出发以史实为依据,客观正确地评价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这不仅是研究历史的根本原则和根本方法,同样也是东北老航校研究会今后研究人民空军历史的重要方向。在组织撰写纪念文章时,不少老航校前辈和后代利用手头掌握的宝贵史料、文物和亲身经历,为纪念文章的编写提供了可靠的史实依据。

最近将先后发表的文章有:近30余位老航校前辈和后代提供史料编成的“中国人民空军及航空事业纪实(1949年前)”;有追忆志愿军空军朱学才、赵志才、吴奇烈士的纪念文章;有回访英雄父亲生前所在部队的“永远的空一师”记实文章;有浅述“新疆航空队”成立始末及历史评价的“掀起你的盖头来”。

这些文章无不凝聚着老航校前辈和后代对人民空军的至深情怀,更是抒发了老航校前辈和后代对传承红色基因的一腔热血。解读历史始知信仰的力量,回首往事方能精神补钙。东北老航校研究会在研究人民空军历史发展的道路上任重道远矢志不渝。


『永远的空一师』

作者:吴中直

自2016年11月11日,出席在上海举行的《纪念人民空军诞辰67周年》暨66年前空军第一支航空兵部队-第四混成旅成立;以及2016年5月-6月在通化、牡丹江、密山、长春参加《纪念人民空军的摇篮-东北老航校成立70周年》系列活动后,我与陈绕天有一个想法,准备在2017年的清明节在沈阳组织祭奠空军烈士的活动。正当我俩协商此事时,华山来电话说:2017年清明节祭奠空军烈士的活动在北京、南京、沈阳三个地方同时举行,就以华山,陈绕天,吴中直和常砢为沈阳棋盘山祭奠活动组委会成员;我欣然应许,作为组委会成员之一,我觉得意义重大,放下手中一切事务,立即投入到活动的筹备工作中,从统计参加活动的人数,计划接站时间,订房订餐,标语花篮,纪念章,胸牌,祭文手袋等事宜。由于此次活动,我是负责会务工作,先于他们两天到达沈阳做筹备工作。

2017年的清明节是一个极为不平常的清明节,《辽沈晚报》、徐州日报、中红网等多家新闻媒体以“即使没有一块墓碑他们也都是英雄-----沈阳首次举行对抗美援朝飞行员烈士的公祭活动”为题进行了长篇报道。


序1  图片由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记者 查金辉 摄


位于沈阳市浑南区棋盘山的烈士陵园,截止到目前所知安葬了32位志愿军空军飞行员烈士和8位空军地勤人员;还有许多抗美援朝的无名烈士,这32位烈士都是新中国第一代飞行员,牺牲时平均20岁出头。多年来,烈士的亲属们一直苦苦寻找着他们墓地的下落,至今也只有15位烈士的家属在这里找到了牺牲的亲人。对大多数烈士家属来说,都是时隔66年首次祭奠,这次由党政军参加举行的公祭更是第一次。

4月4日上午10点祭奠活动开始,由华山主持(空军第一位特等功臣华龙毅之子),沈阳市浑南区区委领导、相关政府部门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93321部队,烈士战友代表、烈属家人,抗美援朝纪念馆,东北老航校研究会,社会群众代表等出席了公祭;随着空军北部战区军官一声沙哑却震撼的口令:中国人民解放军93321部队官兵,向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烈士,敬礼!几十位站立在列队官兵身旁,来自祖国各地,第一次相聚与此的烈士家人们无不潸然泪下!

序2 2017年清明节棋盘山烈士陵园公祭活动现场


下一项:高奏中华人民共和囯囯歌;

烈士朱学才的外甥陈绕天,代表烈士家属朗诵了《思念亲人  崇尚英雄》的祭文:

“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

每当我们唱响这首志愿军战歌,我们便热血沸腾,我们便思绪万千。

不能忘!新中国刚刚诞生,朝鲜半岛风云突变,美帝强盗肆虐疯狂。党中央发号令,保和平,为祖国,就是保家乡。

隆隆呼啸,那是装满军需物资的列车在奔驰。

红旗飘飘,那是开赴前线的热血男儿在歌唱。

向我开炮——那是英雄王成。

奋勇堵枪眼——那是英雄黄继光。

一幕幕战争的画面,一尊尊英雄的雕像,流光岁月,清晰难忘。

棋盘山32位飞行员烈士,我们的英雄,我们的亲人。正是那段难忘历史的一个缩影。

不能忘!风华正茂的他们,离开家乡,告别爹娘,抗战解放,迎来新中国灿烂的阳光。不能忘!不畏强暴的他们,雏鹰展翅,笑傲苍穹。血拼一条,令敌胆寒的“米格走廊”。

青山是丰碑,蓝天是奖章。抗美援朝,打败美帝野心狼!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最可爱的人,我们的飞行员烈士。又簇拥一起,军歌联唱:“亲人-战友-军营-故乡。”

是啊,抹不去的红色记忆,割舍不了的骨肉亲情。

情结相约,我们来了,志愿军飞行员烈士的家人,

情结相约,我们来了,部队的官兵,战友的后代。我们来自祖国的东西南北,四面八方。

悲伤的泪水,那是叙说往日几代人的寻亲之苦。

欢声和笑语,那是讲述而今幸福生活的美好甘甜。

我们的英雄,我们的亲人。你们的光辉形象日照千秋,你们的英雄业绩世代不忘。

我们的英雄,我们的亲人。我们将发扬你们的精神,将我们伟大的祖国建设的美好富强。

陈绕天朗诵的祭文催人泪下.....

序3 陈绕天朗诵祭文


接着由礼兵列队向烈士纪念碑敬献花篮,由各位代表在纪念碑前整理挽联后,全体人员绕场向烈士纪念碑献上鲜花;之后,烈士的家人们在烈士墙前进行私祭,悲情让所有人都为之动容......

序5烈士后代敬献鲜花,并鞠躬

序4礼兵向烈士纪念碑敬献花篮

序6 2017年三十二位抗美援朝空军烈士清明公祭活动与会人员合影

序7 左起吴中直(吴奇之子)、华山(华龙毅之子)、华林(华龙毅之女)、丹东抗馆高阳


下午由民政部门,老航校研究会和烈士亲属举行了座谈会;王先泽同志代表浑南区政府和民政局表达了热情接待烈士亲属从全国各地赶来沈阳进行祭奠先烈,并感谢大家及时的沟通,有不周到的地方也请原谅。烈士家属也纷纷做了发言,表示要继承和弘扬烈士的忘我精神,为中国的强军梦做出自己的贡献。

序8 座谈会由王先泽同志主持 - 副本


座谈会还没有结束,空一师接我们的专车早已停在会议室的楼下;空一师专程安排“欢迎英雄后代烈士亲人回家”活动;我随队坐车两小时,到达父亲生前所在部队空一师的驻地,我们一行被安排在部队招待所,很宽敞,大气,整洁。或许是连日来组织会务工作太累,或许是我触景生情过度悲伤导致身体有些不适,空一师宣传科长张峰得知这一情况后,及时叫医生给我治疗,两名卫生员给我拿药,给我倒水,陪在我身边一个多小时,华林也给我拿来自己随身携带的药品,大家如此关心使我深受感动。

“回家活动”从我们抵达当晚就开始了,部队常委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第二天一早喷气战斗机呼啸起飞的声音让人震憾,从上午安排观看空一师宣传片开始,宣传干事高红武同志得知烈士子女来部队寻根探访,早早准备了与烈士相关的资料,甚至把许多我们从来没有见到过,也没有听说过的资料拿出来让我们比对,确认,让所有烈士的后代复制、考贝。在荣誉馆内,华山看到了他父亲两本飞行员训练日记,内容翔实,激动不已,我们也跟着兴奋起来,那是60多年前的手写本,少说也有上万字。在那个天天要打仗的日子里,字迹还那么工整,实在令人敬佩。常砢说这属军博一级文物,实在难得。宣传处连夜扫描了一个电子影印件给华山留作纪念。应该说,我们每一个前来一师的后代都有很大的收获。

序9 王香雄战地日记摘录(由王香雄之子王平凡提供)

序10 华龙毅同志的珍贵日记,记录了当时飞行训练的内容。


我是第一次来到父亲生前所在部队,也是收获满满。收获主要来自几个方面,一是社会变迁,时代发展,部队的番号也在不停的变化,但部队的光荣传统没有变,特别是观看《永远的空一师》纪录片后,所有烈士亲属都与我有着同样的感受。在抗美援朝作战中第一位牺牲的烈士赵志才的儿子赵文台,一等功臣陈书兰烈士的侄女陈燕和我们几个几乎观看全程都红着眼眶,“没想到能在纪录片里看到他们生前的照片和战斗场景,没想到这么多年部队都没有忘记他们。”

序11国宝档案中再现当年志愿军空军二十八大队的珍贵影像


祖国没有忘记,人民没有忘记,空一师官兵更没有忘记英烈们,他们的英勇事迹在师荣誉馆里有记载,在功勋榜上有战绩,在展厅长廊里还有他们的大幅装帧照片,图书里有他们的故事,新一代的官兵们仰望他们的心目中的英雄,追随师史上的英雄。特别是在军队改革、机构调整之际,该师仍然把从抗美援朝战争中继承下来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作为提升部队战斗力、助力改革强军的重要工作来抓,建设英模路、制作战斗画册、拍摄纪录片、开展专题教育、组织祭奠活动,把“奋勇作战、无坚不摧”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潜移默化到每一名官兵的血脉灵魂中。

序12 荣誉馆展厅内装帧的英烈们的照片。


在空一师纪念馆英模墙上,一幅幅英姿飒爽的图像让回访的家人们纷纷驻足。英烈墙上第一张照片就是我父亲吴奇,照片的文字部分写着;【吴奇,生于是1927年,江苏高邮人,1944年8月入伍,原十团一大队飞行员。1951年10月16日,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击伤敌F-86战斗机一架后英勇牺牲】。1951年1月28日,大队长李汉和我父亲吴奇,战友李宪刚,赵大海,孙悦昆,宋亚民,张洪清,魏梦云,赵明10名飞行员,执行上级命令首次对美国空军进行作战,也就是空一师现在说的“空中十勇士”。看到英烈墙上父亲的照片,感觉父亲在空一师名气很响亮,听说吴奇儿子来了,战士们都热情的上来问好。

序13 首批参加抗美援朝空战的英雄团队空四师10团28大队合影,前排左起:李汉、吴奇、赵明、褚福田、宋亚民、李宪 刚,后排左起:魏梦云、张洪清、孙悦昆。


在一等功臣齐连壁的画像前,齐连壁的儿子齐航、儿媳宋甦红夫妇专门拍了合影。在抗美援朝作战中,齐连壁击落击伤4架敌机,而宋甦红的父亲宋亚民则是首批入朝参战的10名“空中勇士”之一,用齐航的话说就是“我们是听着父辈的战斗故事长大的,对一师充满了敬意。作为人民空军第一支航空兵战斗部队,空军先辈们用鲜血和生命在这里留下了无数的强军印记。在部队改革的当下,我们来到这里,就是希望部队能够继承敢打硬仗恶仗的强硬作风,当好强军路上的‘先锋队’。”年事已高的宋亚民将军因身体原因不能亲自前来,特派齐航、宋甦红二位后代专门从大连赶来空一师,代表宋亚民将军来看望我们,张洪清将军也让女儿张丽军打电话给烈士后代问好,对这两位将军来说,他们那深厚的战友情是放不下的,那些牺牲了的战友,在他们的记忆中更是刻骨铭心,宋将军还将一张收藏保管了60多年我父亲吴奇生前照片,让宋甦红转交给我,我手捧着这张弥足珍贵的照片,如泰山般的沉重,当看到我父亲身着飞行服登上战机飞向兰天的一刹那,即刻泪流满面。

序14 宋亚民将军珍藏了60多年的父亲吴奇的照片


二是,在参观荣誉馆之前,我的心砰砰直跳,我不知道父亲在那场战争中有多少荣誉被写进史册,直到我在荣誉馆内看到有四张“经典战例”展板,心里的疑惑才算落地。其中“经典战例1”的示意图,示意图上清楚地标明:一号机李汉,二号机吴奇,三号机宋亚民,四号机孙悦昆。图上还标有父亲二号战机的飞行航迹,关于父亲的功绩、生平,我曾多次猜想,也在北京空军政治部,沈阳军区等单位了解过,有些不是太详实。无论怎么说,见到经典战例中有父亲的名字时,我十分高兴。 关于父亲的立功受奖情况,在荣誉馆中我也都一一查到了,由于家里保存的只有立功喜报,而喜报上为数不多的字数不能显示父亲的英勇事迹。从荣誉馆“空一团参加抗美援朝战绩统计”展示,我看到了父亲参加数次空战,击落一架F-86、击伤一架F-80的战绩。意外收获还在于父亲的体检表,从体检表上,我了解到父亲的身高172,体重53公斤,健康状况良好。因父亲自参军新四军到在抗美援朝战争牺牲一直没有回过家,奶奶说,1944年你父亲走的时候还是一个孩子,才17岁,个子也不高,后来长到多高,奶奶也不知道。我也只凭照片假设。与我一样激动的朱学才的弟弟朱五才,在荣誉馆内也看到他哥哥的事迹,已经78岁高龄的他难掩激动之情,含着泪向我们讲起他兄弟间的深深情谊。

序15 1951年1月29日中国空军首创空战胜利

序16 空一团参加抗美援朝战绩统计表

序17 这是纪念馆珍藏的一份已经泛黄的体检表


在参观以空军特等功臣华龙毅-“孤胆英雄大队”命名的空3团飞行大队时,华林、华山姐弟俩在父亲的照片留下了珍贵合影。华林说:“回家给母亲看看,父亲依然‘活’在这支部队里,仍然带领着我们的飞行员战斗在祖国的蓝天上。” 说话的功夫,华林就红了眼睛。  

在参观空3团内务后,我的心同样受到强烈震撼,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了,全国人民的生活水平都大大提高,但空勤人员的宿舍还那么简朴,床上是折叠得像豆腐块一样的被子,床下是供训练用的两双飞行靴和胶鞋,打开柜子也就是供换洗的军衣,可以说朴素得让人有些心酸。我对陪同我们的团副政委说,是不是委屈了我们的战斗机飞行员们,是不是应该提升一下军营的物质水平,全国人民热爱咱们的子弟兵。团付政委却对我说:“我们是人民的子弟兵,我们是时刻准备战斗的军人,我们要做能打胜仗的军人,我们培养的是铁血阳刚的男儿,而不是经不起磕碰的草莓兵蛋子。”是啊,一支没有精神、不能吃苦的部队即使武器装备在先进也未必能打胜仗。可以说,他们无愧于永远的空一师,无愧于人民子弟兵这个伟大而光荣的称号。

序18 空三团士兵宿舍


在鞍山场站,还安排我们观看了警卫连的刺杀操表演,演兵场上,刺刀撕开气流的飒飒风声和战士们冲天的呐喊交相辉映,整齐划一的动作展现了警卫战士的飒爽英姿,赢得了我们全体到访者的热烈掌声。警卫连连长向我们介绍说,“刺杀操不仅是我们警卫连的经典展示项目,更是我们全连的荣耀。当兵的人如果连枪都握不利索,那算是什么兵嘛?” 在他看来,刺杀操不仅仅是表演展示,更是让战士们加钢淬火,成长成熟的一剂良方。它不仅是一套动作,更是精气神的传承。俗话说宝剑锋从磨砺出,也只有这样才能煅造一支“首战用我,用我必胜”的人民军队,因为如果现代战争爆发,首先要争夺制空权。这句话就是由空四师在96大演习中首先喊出来的, 后来全军推广使用, 到现在基本上一类应急机动部队都使用这个口号,与我有着同样感受的刘大庚说:“我叔叔刘涌新牺牲时才22岁,和他们一样风华正茂,听着他们的喊杀声让我想到了叔叔与敌机搏斗的场面。”在抗美援朝作战中,刘涌新为掩护长机,单机与6架当时美军最先进的F-86飞机搏斗,在击落1架敌机后被敌人击中而牺牲,开创了人民空军击落敌F-86战机的先河。

序19 空军某警卫连刺杀操表演


观看完战士们的刺杀操表演后,我们来到某团机库,令我没想到的是,这么先进的战斗机完全是我们国家生产的,这对我这个懂机械制造的人来说更是兴奋,我从机头到机仓;从机身到机異;从机尾到起落架;从仪器仪表到操作系统;挂多少炸弹;怎么投向目标我做了一一的了解,凭直觉制造飞机的材料及工艺比以往有了大幅提高。我们的空军的装备已是今非昔比了。有了这么精良的装备,部队战斗力肯定会再上一个新台阶。

接下来在举行的座谈会上,华山说:“我们一直关注着空军的建设,关注着空一师的发展,在部队改革的当下,重访父辈们的老部队,是我们空军后代的共同心愿,也希望部队今后能够继续当先锋、永远打胜仗。” 华山发言后,赵文台说他父亲赵志才牺牲后,他在妈妈的培养下一心读书,凭自己的能力考取了大学为父亲增了光。陈绕天说:在两年多的寻找烈士和烈士亲人的过程中虽然很艰辛,但是很值得,今后会和空军的后代们继续进行寻找烈士的活动。此时,政治部宣传处又拿来一批60年前珍贵的文献资料,有捷报、有简报、有旗帜、有图片、有飞行员个人简历,烈士牺牲登记表等等,我在众多的文献中发现了四张1951年我父亲吴奇牺牲后,空军政治部在沈阳为我父亲等六位烈士隆重举行追悼大会实况的珍贵照片,这批照片过去没有开放过,烈士家属无法得知他们亲人牺牲后吊唁情况,这一次也算给我解开了另一个结。

序20 吴奇等6位空军烈士追悼会现场珍贵照片


座谈会结束后,我代表19名英雄后代和烈士家人向空一师赠送了锦旗,上书八个大字“血染风采,劲舞苍穹”。虽说活动时间比较短,但行程紧凑而丰满,每一项活动都给我们到访的家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我深刻地感受到空一师这支英雄部队,不忘打仗初心、阔步强军征程的坚定步伐,让大家对空军部队的未来充满信心。正如首任空军副司令员常乾坤之子常砢所言:“对于用战斗力说话的空一师而言,能打仗、打胜仗的基因一定会代代相传,人民空军也一定会在调整改革中越飞越高,越来越强。”

序20 吴奇等6位空军烈士追悼会现场珍贵照片


最后需要提及的是,当我们带着恋恋不舍的心情离开空一师,王猛,孟庆宝同志开车接送沈阳飞机场,帮助搬行礼忙得满头大汗,在车上我顺便问了两位帅兵哥,这次部队整编你们有去向了吗,他们异口同声的说;党叫到哪就到哪,时刻听从党召唤。走进机舱后,我突然想到,或许随着部队编制的改革,空一师的番号有可能又要变了,事实上,这次接待我们的师常委们,有的是从新的岗位专程赶来的,有的即将到新的岗位报到,在编制调整面前,他们以人民军队忠于党的信念,永远守护着祖国的领空,永远保卫着人民的安全。

编辑:中外要闻通讯社CNW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