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外要闻网 > 人物
陈枫:纪念鲜为人知的陈昌同志

     2017-06-06 15:47      来源:陈枫 中外要闻通讯社CNW


陈昌同志遗像(1907.1-1960.1),享年53岁。

2017年是南昌八一起义九十周年和中央特科成立九十周年,也恰好是南昌八一起义战士&中央特科无名英雄陈昌同志诞辰110周年。

我们纪念这个伟大的节日,正是纪念无数为中国革命牺牲的无名英雄,也是缅怀南昌八一起义战士和中央特科老战士陈昌同志的光辉日子。

陈昌同志是1926年参加革命、1927年参加南昌起义后入党、1931年起在中央特科工作至重庆解放,他曾为中国革命做出过许多重大贡献,却是不为人知晓的一位奇特的革命战士。


 


历史不会忘记,更不会忘记为中国革命做出贡献的人,请大家永远不要忘记无数的无名英雄。陈昌同志的老战友陈克寒之子陈枫,向大家娓娓道出他研究出的“十三个鲜为人知的陈昌同志”。

第一个鲜为人知的陈昌同志:

陈昌同志(1907.1-1960.1)四川仪陇人。他常用贾希一、贾希夷、贾佐、贾泪湘等化名从事革命工作,“陈昌”是他在中共党内的名字(代号)。他曾经先后在四川、上海、福建、安徽、浙江、江西、广东、广西、湖北、河南、重庆等省市从事革命工作。在不同的地方工作,陈昌常要使用和更换化名,很少有人知道他的身份和经历。

第二个鲜为人知的陈昌同志: 

陈昌同志在南昌起义时,任贺龙上尉侍从副官兼贺龙手枪队队长,带领贺龙手枪队一班人负责起义指挥部和贺龙、朱德、周恩来、叶挺、刘伯承等首长们的安全保卫工作。南昌起义后他护送贺龙、刘伯承、林祖涵、澎湃、吴玉章等人撤退,之后在广东一个无名小山将贺龙手枪队交给周恩来同志后再到香港复命。他在大革命最低潮的1927年底,毅然加入中国共产党。

第三个鲜为人知的陈昌同志:

陈昌同志曾经以国民党军的中尉、上尉、少校、上校、政训员、参谋、副官、政治部主任、蒋介石试用侍从副官、情报官、稽查大队长和青帮成员、国民党员、国民党区分部书记、报社社长、教师、校长、老板、农场主等等多种身份,在大城市或极其贫穷的山村单独从事革命工作。

第四个鲜为人知的陈昌同志:

1931年,中央特科主要负责人顾顺章叛党投敌,使我党的情报系统遭到重创。陈昌同志奉命参与恢复重组中共中央军委政治保卫局(中央特科),在党旗下宣誓做无名英雄。在王世英、冯雪峰、李克农、徐特立、董必武等中央领导的单线领导下,以各种各样的身份开展党的政治保卫工作至重庆解放之后。他根据上级的意图,独立开创、独立组织、独立承担完成各项任务;搜集、整编军政情报上达党中央。

陈昌同志通过国民党的“前十一军同学会”,于1932年成功地策动十九路军中下级军官参加上海“一.二八”淞沪抗战。

1933年,陈昌同志到十九路军工作任福州公安局督察员。获取了蒋介石对中央苏区的第四次围剿的《军事计划》和《电码秘本》以及蒋介石与十九路军无线电《呼叫密件》,还监听了国民党军队师级以上军官与蒋介石的通话。

1934年,陈昌同志在江西德安获取了蒋介石南昌行营通讯密码;将莫雄专员冒死获得的对中央苏区的“铁桶计划”,派其通讯员项与年同志密送党中央,使党中央完全掌握蒋介石的堵截计划,及时突围,开启了二万五千里长征;并胜利完成对国民党专员莫雄的政治保卫工作。

1938年,陈昌同志成功打入蒋介石的“侍从室”,任试用警卫员。获取了蒋介石侍从室至武汉大学珞珈山的警卫人员布置全图、侍从室人员情况、每日蒋介石出、入时间、汽车号码、侍从室车辆号码以及与蒋介石接触的中外要员等情报。

陈昌同志曾经创建、领导《新四川通讯社》和陈养山、陈克寒等同志获得大量军事、政治、经济等方面的重要情报。同时《新四川通讯社》利用敌人的“红旗路线”(伪装抗日,打入我们内部进行破坏的路线)积极参加抗日活动。例如:在“重庆市各界人们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在成都设立领事馆大会”、“重庆各界人民援助绥远组成抗日后援会”等运动中总是站在最前列,常被选为常委。根据党的政策提出:“不分阶级、不分党派、精诚团结、停止内战一致抗日、打到帝国主义、收复失地”等口号。组织两个大学、三四十个中学的学生宣传队与纠察队,成功进行了抗日救亡的宣传工作。在“西安事变”声讨蒋介石的大游行中公开散发了10万份传单。

陈昌同志发现敌人用“质光灯”检查化学药水通讯的秘密,从而找出了1934年我重庆地下组织30余人被逮捕的原因。上海党中央迅速通知全国各省中共地下组织,改变使用化学药水通讯方法,及时保护了我地下党的组织。

第五个鲜为人知的陈昌同志:

1949年重庆解放前夕,陈昌同志在第四次被捕后在狱中得到党组织指示:设法脱险后营救渣滓洞、白公馆的同志。他在解脱后设法获得中美合作所交警一旅十三总队一大队第二中队少校中队长的《委任状》。获取并送出了渣滓洞白公馆的布防图。为了营救渣滓洞的战友而彻底暴露,结束了《敌营十八年》的谍战生涯。

1949年重庆解放后,陈昌同志以“华川烟厂”、“人民书店”、“关庙茶社”老板,以及“立信会计学校”、“崇德会计学校”政治教员为掩护继续从事隐蔽战线的工作,发现“特情”500余件。在重庆市公安局破获《中中案件》(国民党特务组织和颠覆新中国的武装组织“中国平民革命党”、“中国反共救国军”)1951年1月13日凌晨在重庆、江北、巴县、武胜、岳池等地将反动组织匪首邓锦环(中国反共救国军总指挥)及其匪特组长、地下司令等武装力量一网打尽。彻底地粉碎了蒋家王朝在重庆复辟的阴谋。为捍卫新中国又立下了一大功。

第六个鲜为人知的陈昌同志:

陈昌同志曾经在武汉、万县、大竹、垫江等地四次被“中统”和“军统”逮捕,尤其是第四次被捕身遭“老虎凳”、“钉竹钎”、“披麻带孝”、“电刑”、“灌辣椒水”等酷刑,在敌人的严刑拷打下,坚贞不屈。没有让敌人识破真实身份。令人敬佩的是:此时的他并没有恢复党组织的关系。

第七个鲜为人知的陈昌同志:

陈昌同志参加大小战斗二十余次,两次负伤,战斗中他身先士卒头部负伤不下火线。于1929年党中央军委会派遣他赴梅县,任苏维埃政府赤卫队总队长、红十一军四十六团连支部书记、政委、连长。

第八个鲜为人知的陈昌同志: 

陈昌同志曾多次失去组织关系,在四川与汤昭武一起成功组织“石宝寨起义”,创建川东第一支红军队伍之后,被四川军阀王陵基“通缉”逃亡而失掉组织关系;因为“西安事变”的爆发而失去组织关系;在“皖南事变”时又失去组织关系;1947年3月,国民党反动派发动的反人民的内战已全面展开,下令八路军驻南京、上海、重庆三地的办事处撤离回延安。在这情况下陈昌同志与董老失去了联系,而失掉了组织关系。但在每次失掉组织关系时,陈昌同志革命的步伐从未停止,他仍然根据党的中心任务自觉、主动开辟区域、计划任务、培养革命青年继续坚持为党工作,直到重新找到组织接受新的任务。

第九个鲜为人知的陈昌同志:

陈昌同志在十八年的潜伏生涯中,多次被同志和一般组织领导怀疑和审查。在每一次失去组织关系或转换工作职业掩护的时候,都会受到不同的怀疑和审查。他经常以各种伪身份出现在不同的场合,曾被一般同志和进步群众怀疑误会为“特务”“托派”甚至遭到仇视和殴打。尽管内心痛苦万分,但是为了保密、为了革命工作,他含着眼泪默默地忍受,继续干不为人知的政治保卫工作。

让人感到意外的是:在破获《中中案件》不到半年,其他人均立功受奖时,陈昌同志竟然被诬陷为贪污犯被逮捕、判刑两年。原因是他为了破案忽略了经营以至用来掩护情报工作的企业、店铺经营亏损。但实际上破案的全部经费除公安局派发的200万(旧币)外,就是陈昌同志外兼两个学校教师的工资和他向朋友的借款1600万(旧币)。而他却没有一点怨言,还在狱中主动配合干警监视犯人,使其改造思想;并且配合组织对自己的调查、积极“劳动改造”。

更让人痛心的是,在解放前多次失掉组织关系的陈昌同志为了回到党的怀抱,他自己在工作之余找齐了各个阶段的证明人,撰写了《自传》、《证明人一览表》、《我的请求和志愿》,于1955年7月1日向毛主席呈递《要求恢复党籍的请示报告》。哪知在反右结束后的1958年,因所在单位由于没有完成上级下达的“右派指标”任务,就直接宣布陈昌同志为“极右”,并押送工地 “监督劳动改造”,以致贫病交加惨死在“劳改”工地上。

第十个鲜为人知的陈昌同志:

几十年的地下工作,陈昌同志始终保持艰苦朴素的作风,不被环境的腐朽风气所污染。1933年,当党中央派陈昌同志前往福建工作时,领导对他说:“到白区独立工作,不可能过组织生活了。经常与坏人在一起,经济收入又多些,再加上吃、喝、嫖、赌等腐朽生活环境的引诱,我们很担心你经不起这样的生活考验而蜕化变节”。他向党保证:“今后在白区,独立地干地下保卫工作时,为了完成党交给我的工作任务,常与坏人相处,一定不为吃喝玩乐的资产阶级腐化生活所侵蚀,保持共产党员的艰苦朴素作风,坚决做到同流不合污。”他自觉将自己每月的经济收入,除维持个人及家庭最低的生活费外,多余的钱全部缴做党费,以作为党地下工作的经费,按月向组织报告,二十二年来始终如一。

第11个鲜为人知的陈昌同志:

陈昌同志在错判劳改两年释放、重庆市公安局拒收而失业的时候,只好在妻子何妨所在的重庆市江北结核病院当一名临时的清洁工人,在医院附近的村子租一间小屋居住。这时党号召的扫盲活动进入尾声,但他没有忘记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主动响应党的扫盲号召,要把监狱中浪费的时间补回来,立即拿出微薄薪水的一半购买纸张、书本、黑板和女儿陈世英一起,教周围穷苦的农民学习文化。 

第12个鲜为人知的陈昌同志:

陈昌同志被打成“右派”后,下放到西南水力发电工程局的大坝“监督劳动改造”,每月只发18元钱生活费、18斤粮票。生活异常困难。他在受到冤屈和错误处理时,仍然坚信共产主义事业和共产党的正确性。他始终坚持自己的革命信念和革命理想。没有任何怨言。他认为:“我们既然能打入敌人内部,敌人也会打入我们内部。党组织对自己的审查是必须的、合理的”。陈昌同志因错判“劳改”时,看守干警同情地问:“你1927年就是上尉了,如果不搞特工、不战死在沙场,你现在肯定可以当将军了。而你现在却身陷在共产党的牢房里,你后悔不后悔?”他当即答道:“不后悔,我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第13个鲜为人知的陈昌同志:

1960年1月25日凌晨2点,陈昌同志昏倒在水电站大坝的工地上,被工人发现送到职工医院后,当他见到妻子时他对何妨说:这次我可能挺不下去,你还年轻,可以改嫁,但一定要把三个孩子养大,接好革命的班。我的问题一定会解决,要相信党!之后,再也没有醒来。他未完成的遗愿是教育中国下一代的隐蔽战线巨著:他和老战友娄甚四一起撰写的歌颂中央军委政治保卫局(中央特科)对敌斗争的英雄事迹《地下的烈火》就此止步!


 

何妨同志于1942年参加“陈昌特工组”,于1945年经董必武同志批准结婚,鉴于纪律不许拍婚纱照。此合影是为了二老合葬墓碑而PS的婚纱照。


 


陈昌和何妨二位忠诚的老党员的骨灰盒上双双覆盖中国共产党党旗(陈昌是1981年覆盖党旗,何妨是2009年覆盖党旗)。二位革命老人长眠在党的怀抱里,继续他俩的(17年+50年+N年)的革命爱情。

中国革命事业中,有无数的像陈昌同志一样无名英雄,有无数的无名英雄没有看到新中国的到来,有许许多多的无名英雄建立了更多更高的功勋,有许许多多的无名英雄曾经受到模糊的、非正确的对待和错误的处分。但,有无数的无名英雄正确对待非正确的对待或错误的处分,坚定地共产主义信仰,永远跟党走!陈昌同志就是这样奇特的无名英雄!

纪念陈昌同志是敬仰他的功勋和功绩,更是缅怀他的鲜为人知。

无数的无名英雄是中国革命的宝藏,“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无名英雄是伟大的,伟大英雄是无名的!

备注作者陈枫系中国“双法”学会统筹学分会副理事长,中央特科老战士陈克寒同志之子。

编辑:中外要闻通讯社CNW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