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外要闻网 > 人物
我任命陈昌同志担任局招待所长,巧妙助他完成了军史谍战史的撰写

     2017-04-06 11:20      来源:中外要闻通讯社CNW

一九五六年,中国西南水力发电工程局为了准备国庆“十.一”发电的庆祝活动,我被调到局办公室担任主任,供应处的工作仍丢不开,一则是过去经办的好多事还需要继续去做,再说供应部门需要局里解决的问题,通过我也容易办成。

我到办公室任职后,在局办内安排有几个秘书,分管会议、行政、接待和机要等工作,我自己还直接管理行政科、招待所和专家组,忙的程度不亚于供应处。而且办公室管的工作又多又杂。

狮子滩水电站工程开工后,来自国内外四面八方的参观者、学习者、体验生活的作家和记者络绎不绝,专门接待客人的招待所,就用五六个大工棚隔成数十个房间,光是被子就有二三百床,服务人员数十个。

好在局招待所的所长是陈昌同志,他是见过大事面的人,应该说他干这项工作是大材小用,可是他刚坐了二年多冤枉监狱出来,要不是董老(时任中国最高法院院长的董必武同志)给中共重庆市委打招呼,他连吃饭的地方都没有,何况还有我这个老交情的晚辈作他的顶头上司呢。

他能够到这里来工作,已经心满意足了,劲头特别大,每天清早教住在招待所的客人打陈氏太极拳、组织晚会、介绍工程情况,简直就是个“万事通”。我这里经常收到客人的表扬信,说他热情、知识面广、天南地北、无所不谈,对客人有事必办、有问必答……。但他们何尝知道:这个“所长”曾经是我党的高级特工,打进过蒋介石的侍从室,是个来头不小的神秘大人物啊!

狮子滩水电站是新中国成立后,依靠我们自己的力量修建的第一座梯级电站,全国和省内的水电学校和一些水电站的施工单位,派有大量人员来工地学习,除了负责吃、住外,还要替他们安排实习的项目和场所。还要接待中央首长和外宾,苏联和东欧的社会主义国家不用说了,还有一些东南亚国家的专家、学生、记者来参观。

有一次中共重庆市委派人带来一个代表团,事先给我们打招呼:不准问他们的来历和国籍,不准同他们交谈,不准围观,在他们参观的路线上,要派可靠的积极分子站岗,喝的开水和饮食要经过严格的消毒检查,比我们接待苏联专家组要求还严格。后来才知道,这个代表团的组成人员,大多是东南亚各国兄弟党的一些负责人。

诸如这样艰巨的任务从来没有难住陈昌,他几乎是100%的完成了我交办的任务,真的为我分忧解难,我从心里感激他。

陈昌同志是在西安事变时失掉党组织关系的,最后一位领导人是董必武同志。董老在接关系时只承认他和陈昌同志的工作关系,没有党的关系。这一直是陈昌同志的一个心病,他从那时起就无时无刻在企盼回到党的怀抱,并想方设法找当年的老上级和老战友,鉴于隐蔽战线的高度保密性,谈何容易!在解放初期,当年不像现在有那么便捷的通讯手段、没有如此便利的交通工具,陈昌同志要想在短时间找齐从1926年至1955年所有的证明人,恢复党籍比登天还难?!一没有时间、二没有经费!

欣慰的是,我把他巧妙地安置在局招待所所长的岗位上。陈昌同志能够理直气壮、合情合理的接触到来自中央、来自全国各行各业的领导。这为他寻找到当年的老首长、老战友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并节省了大量的时间和经费,终于让陈昌同志比较顺利的完成了这个艰巨的任务,如愿撰写好《陈昌同志自传》和《陈昌同志革命经历证明人一览表》。后来听龙狮对我说:这份珍贵的军史、谍战史料被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珍藏,视为不可多得的解放军军史和谍战史之一。我觉得,这里面也有我一份功劳吧。

这也是我为他能够提供的最大帮助,也算是报答当年陈昌同志在万县时带我快速成长的回报吧!应该讲这是我一生中最欣慰的事情之一(作者林向北)。


 

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孙政委(右)得知《陈昌同志自传》后,第一时间专程赶到四川乐山,在陈世英(左)家中,将陈昌同志请回了家。(余磊摄)

 

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向陈龙狮同志颁发了《收藏证书》。(陈龙狮摄)


 

林向北同志:1918年生,1936年参加革命,1938年入党,一直在四川从事地下工作,系双枪老太婆陈联诗的女婿。在重庆解放的第一天接待200多位同志,先后在重庆、四川省电力系统工作,长期帮助老战友陈昌同志恢复身份和党籍。1982年离休后重新拿起笔杆子,百岁老红军林向北同志流利使用现代化办公用品,天天坚持工作。撰写了200多万字的革命书籍,不愧为百岁红色作家。


主人翁林向北(兼作者)简介:

林向北,男,汉族,现年99.9岁,1918年生于重庆市云阳县云安镇一个破落的工商业家庭。该家族在中国革命历程中产生了8位地下党人(父亲林佩尧、岳母陈联诗、岳父廖玉璧烈士,本人林向北、夫人廖宁君,妹妹李梅霞、妹夫陈作义烈士、妻弟廖亚彬),系双枪老太婆陈联诗的女婿。

1938年林向北与其父林佩尧同志一起加入中国共产党。系“万县七君子”第七人,解放前一直从事党的文化、青运和地下党的工作。解放后,历任重庆市委统战部人事科长、重庆市江北区委办公室主任、中国西南水力发电工程局供应处长、办公室主任、四川省电力局工会主席。

1958年被错划右派、文革期间更惨遭迫害,终于1980年平反昭雪。

解放前13年革命生涯和获得“右派”桂冠的18年煎熬,即在31年的革命与磨难中,让他提练出的自己人生信念是:活着就是胜利!

1982年离职休养后,他先后在重庆市党史办参与党史研究、整理出版《双枪老太婆陈联诗自述》、《往事难忘》、《狂风恶浪一小舟》等革命回忆书籍,并在《红岩春秋》和《晚霞报》等报刊上发表了数十篇回忆文章。在林老离休后35年的红色作家生涯中,一共撰写了200万字、20多部革命回忆录和诗册,不愧为百岁老红军作家的称号。


主人翁陈昌同志(林向北的老战友)简介:

陈昌,曾用名:贾佐、贾希夷、贾希一、贾怀湘、贾邵谊、贾绍宜等等20余个化名,男,汉族,现年110岁,四川省仪陇人,1907年生、1926年参加革命任叶挺独立团(铁军)排长、1927年担任贺龙副官,参加南昌起义兼任“贺龙手枪队”队长负责保卫南昌起义指挥部及起义将领的安全和保卫,在大革命最低潮的1927底勇敢地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1年顾顺章叛党投敌使上海党中央和中央特科遭到毁灭性破坏时临危受命参与中央特科重建,从此开始了18年的谍战生涯,最大的贡献是他领导的“陈昌特工组”在莫雄将军处猎取的“铁桶计划”,为党中央、中央红军的战略大转移作出了贡献,才有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1949年,他为了营救渣滓洞难友暴露了身份,为了保卫新重庆,果敢放弃回党中央的机会留在重庆市公安局继续当特警(继续以灰色身份开展工作)从事反特肃反工作,从1952年开始惨遭迫害,1958年戴上右派帽子,于1960年含冤谢世。

1961年由王世英(中央特科直接领导人之一)、汤昭武(南昌起义的老战友)两位老战友联名向党中央申诉恢复革命历史和名誉,于1965年由中共中央组织部第一次平反恢复革命干部身份,纠正错捕错判和极右,但党籍只承认到西安事变,1978年由陈养山、陈克寒(中央特科的两位老部下)两位老战友联名向党中央申诉,终于在1981年由中共中央组织部第二次平反昭雪--恢复党籍,并举行了陈昌同志骨灰盒覆盖中国共产党党旗仪式。


次要主人翁陈联诗(林向北岳母、双枪老太婆原型、陈昌结拜姐姐)简介:

陈联诗,又名陈玉屏,1900年生,四川省广安市岳池县人。祖上曾出过翰林的书香望族。

1921年从岳池女子师范学校毕业并留校任教。1923年1月,与革命烈士廖玉璧结婚。1923年秋,与丈夫廖玉璧一同考入南京东南大学。1926年,随丈夫一同返回四川岳池县秘密发展地下组织。于1928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2年,受中共岳池特支委派在魏家沟组建游击队,后更名为“川北赤卫军”。10月,欲趁四川军阀混战之机夺取岳池县,泄密被捕入狱。1933年,经党组织营救获释出狱。1936年8月,接上级指示到苏联去学习军事,行至四川万县时被捕入狱。1937年11月被无罪释放出狱。

1949年任重庆市妇女联合会生产部副部长。1952年6月16日被迫脱离中国共产党。1954年进入重庆市文联美术家协会工作。1960年7月22日在重庆逝世。

陈联诗系川东华蓥山游击纵队的主要创建者与领导者之一,其传奇的经历在华蓥山地区和重庆地下党中广为传扬。善使双枪,故被世人称为“双枪老太婆”。据著名小说《红岩》的作者杨益言先生讲诉,陈联诗为《红岩》中“双枪老太婆”的原型之一。

次要主人翁何妨(陈昌遗孀)简介:

何妨,福建省福清人,1923年生,1924年到厦门、1937年参加革命、1938年因不满入党年龄认定为“按党员使用”团员。

1942年参加“陈昌特工组”、1945年与家父陈昌结婚成为隐蔽战线上的一对《永不消逝的电波》,解放后在重庆市公安局任特警,1952年受丈夫冤案株连被重庆市公安局无辜开除不得不重新参加工作,以归侨身份当上了医护人员。

1982年由中共四川省委组织部平反后入党,2009年病故后与丈夫合葬,演绎完17 + 50 = 67年的革命爱情故事。

在何妨同志的一生中,她为陈昌同志生育六个子女,但是有四个孩子因为工作或含冤迫害无暇顾及而不幸死亡,自己的父母去世时也因为遭遇迫害无法赶回老家见最后一面;她为了给导师、战友、丈夫陈昌同志平反昭雪上下奔波几十年,她守寡50载,靠微薄的工资含辛茹苦、省吃俭用、成功抚养、培育了陈昌的三位遗孤陈世英、陈伟光(在“文革”中自己被关押牛棚未能保护好而去世)、陈龙狮均获得大学教育成为祖国的栋梁之一。因此,何妨不愧为平平凡凡的中国女性,感动了中华。

编辑:中外要闻通讯社CNW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