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外要闻网 > 学刊
张德淳:向奥运政治化说再见

     2016-11-11 12:58      来源:中外要闻通讯社CNW

2016年8月6日,四年一届的奥运会在里约如期举行。不过从奥运会筹办阶段,里约奥运会就饱受争议,而在比赛日后更是纠纷不断。奥运政治化的趋势在本次四年一届的体育盛事中表现的越发明显,先是体现在在奥运开幕式开幕式中央视主持人拿着里约奥运会投入少这件事发科打趣,而后又是白岩松不讲解菲律宾入场得到网友好评。



那么何为奥运政治化呢?



对政治最通俗的解释是“阶级、政党、社会团体和个人在国内和国际关系方面的活动”。现代政治学理论认为 “, 政治是阶级社会中以经济为基础的上层建筑 ,是经济的集中表现 ,是以政治权力为核心展开的各种社会活动和社会关系的总和”。而政治权力的中心问题是国家 ,它是关系全部政治的主要的和根本的问题。在古希腊的政治思想家看来 ,政治主要指的是国家的活动。这种认识至今仍有广泛的影响。《新华词典》对 “ 化 ” 的意思做出的解释是 “: 化 , 若放在名词或形容词后 ,表示转变成某种性质或状态。如革命化、现代化、绿化等”。综上 ,奥林匹克运动政治化的意思 , 我们可以理解为奥林匹克运动所具有的政治性质 ,也可以理解为所具有的国家性质。其中最著名的是1936年柏林奥运会,纳粹党徒上台后,对奥运会的态度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变,由反对到支持奥运会,其目的是想利用奥运会,给法西斯德国蒙上一层和平的面纱。他们印了成吨宣传纳粹德国“繁荣与昌盛”的材料,耗费了巨额资金建立比赛场馆。而在这届奥运会上,来自两个存在着种族歧视严重的国度,一个黑人,一个白人,杰西·欧文斯和卢茨·朗,在纳粹的监视之下,坦诚互助。这两位跳远选手真挚友谊造就的画面,成为这届令奥林匹克蒙羞的运动会上最感人的一幕。



在本届奥运会,又有什么新花样呢?8月6日澳洲媒体在报道奥运会开幕式时只有在中国代表团入场时播出了30秒的广告,“完美的”把中国的入场错了过去。8月7日霍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因为孙杨是一名使用过兴奋剂的选手,而他拒绝与一切“涉药”的运动员交往,又引发中外媒体的轩然大波。要知道就在一个月前中国就南海问题与澳大利亚等国出现过反对意见,澳洲媒体的行为和霍顿的言语不禁让人思考其背后的真正原因。



在8月12日举行的一场里约奥运男子柔道100公斤级的比赛中,选手伊斯拉姆-艾尔-谢哈比被选手奥尔-萨森击败。一般来说,柔道运动员在比赛结束之后,都会互相握手并向对方鞠躬。但是当萨森试图与谢哈比握手时,谢哈比拒绝了。以色列与穆斯林国家之间的恩怨是非常之深,国仇家恨,或许正是谢哈比拒绝与萨森握手的原因。8月9日国际媒体纷纷报道,参加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韩国体操运动员李恩珠和朝鲜体操选手日前在训练场馆罕见玩起了自拍合影。在朝韩关系恶化的背景下,引发热议,很多媒体以及网友表示她们的合影照是“奥运精神的体现”,政治学者布雷默认为,这是“奥运的真正意义”。



不过在这届奥运会,最吸引人眼球的莫过于俄罗斯俄罗斯兴奋剂丑闻。在俄罗斯当地时间18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独立调查委员会在加拿大多伦多发布调查报告称,俄罗斯体育部门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期间,协助俄罗斯运动员大规模使用兴奋剂,并在兴奋剂检测中为这一行为进行掩盖。此外,报告称涉及使用兴奋剂的俄罗斯运动员并不仅仅局限于田径项目,还有其他项目的俄罗斯运动员也涉嫌使用兴奋剂。为此,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建议全面禁止俄罗斯运动员参加所有国际比赛,包括里约奥运会。而在报告公布之前,美国、加拿大等10国反兴奋剂组织及20多个体育团体草拟了一封给国际奥委会的联名信,呼吁国际奥委会禁止俄罗斯参加里约奥运会。



这样看来,本届奥运会中,“奥运政治化”不仅保留了“老传统”更是玩出了“新花样”,本届奥运会中不仅有之前个人的政治化行为,也出现了借助媒体喝国家的政治化宣传。无论是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将俄罗斯运动员在索契冬奥会上服用兴奋剂事件定义成“国家行为”,还是美国、加拿大、法国、日本、西班牙、瑞士等10个欧美发达国家的反兴奋剂组织呼吁国际奥委会禁止俄罗斯参加里约奥运会,都是从未有过的事件。这不禁让人联想,此次西方联手,背后只是因为兴奋剂吗?要知道,西方国家借兴奋剂事件对俄罗斯的围攻始于2014年,这一年的标志性事件就是乌克兰危机的爆发,克里米亚脱乌入俄,导致其与西方的关系急剧恶化。这一年年初,索契冬奥会举办时,乌克兰危机不断加剧,西方国家已经开始对索契冬奥会各种形式的抵制。此后,欧盟又明确表示,考虑是否建议停止接纳俄罗斯参与包括一级方程式赛车、欧洲足球联赛和将由俄罗斯主办的2018年世界杯在内的“高规格国际文化,经济以及体育活动”,以便更加有效地对俄罗斯施加压力。


奥运会自1894年开创以来可以分为四个阶段,其中政治的参与方式也不相同。



(一)奥运会初期阶段(1984-第一次世界大战


从1984到1914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正值世界性政治经济发展急剧变化时时期,各种民族主义诞生放哀乐正常的国际交往,奥运会仅在少数欧洲国家展开,世界范围内体育活动很少。



(二)奥林匹克运动形成阶段(1914-第二次世界大战


这一阶段政治对奥运的影响日益加重如1936年的柏林奥运会,虽然硬件条件优于往届奥运会,但是却被希特勒用于向世界炫耀自己的实力,违背了奥运会的宗旨。



(三)奥林匹克运动发展时期(1946-1980年)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世界政治格局形成了东西方两大集团对峙,这对奥林匹克的发展产生了重大的影响。这一时期,奥林匹克组织不再是单纯的体育机构,它与国家社会各部门联系日益密切,政治对奥运会的影响也更加明显,各方势力都想通过奥运会的舞台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四)奥林匹克运动改革时期(1980-至今)


这一时期重要的变化在于在肯定政治对于体育的作用的同时,强调体育不应该听从于任何一个国家,在政治上同政府联系。人们对于奥林匹克的要求更加广泛,国际奥委会在文化教育注重了奥林匹克思想的转播,比如建立奥运博物馆,举办奥林匹克艺术节等等。



在历史的长河中多人都为奥运可以无政治化做过一些努力,但是却收效甚微。如第 5 任国际奥委会主席布伦戴奇认为 “: 我们不应介入政治事务 ,也不能允许奥运会被当作工具或武器从事与其本身无关的事,当你把一只脚跨进奥林匹克大门的时候 ,就把政治留在了门外”。国际奥委会在 1962 年声明 “, 由于奥林匹克运动是非政治性的 ,对国家奥委会的承认不意味着对其政治上的承认 ,因为这超出了国际奥委会的能力”。



那么奥运政治化究竟有哪些危害呢?



1. 奥运政治化往往使运动员成受害者



以 2004年雅典奥运会为例,两次获得柔道世界冠军的伊朗运动员阿拉什被伊朗国内认为是最有可能为伊朗队夺得第1枚金牌的运动员,但是他却因为不愿意与以色列选手对垒,用自己的行动宣布退出了本届的奥运会。又如上世纪70、80年代,国家之间因为政治的缘故相互抵制,都造成运动员不能参加奥运会比赛。在政治的暗流涌动中,无辜的运动员成了受害者。1979年,苏联出兵入侵并占领了阿富汗,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不满。第二年,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奥委会相继发表声明,宣布拒绝参加莫斯科奥运会。最终,在国际奥委会已承认的147个国家和地区的奥委会中,公开抵制或拒绝参加的占到了2/5左右,大大损害了运动员利益。



2.奥运政治化容易引起并加剧国际间的冲突



阿根廷奥运宣传片涉领土争端。英阿马尔维纳斯群岛(英国称福克兰群岛)战争已经过去30多年,但是在2012年由于阿根廷国内政治势力的操弄,两国剑拔弩张。2012年5月,在一个奥运宣传片中,阿根廷一名运动员在马尔维纳斯群岛、即英国称福克兰群岛训练时亲吻大地。同期声解说:“为了在英国土地上竞争,我们在阿根廷土地上训练。”英国政府敦促阿根廷政府撤掉这部轮播宣传片,但是遭到了阿根廷方面的拒绝,并拒绝为此道歉。相反,阿根廷方面理直气壮地认为,阿根廷人应该为英国人在许多年前霸占了自己的领土而愤怒。



但是对于奥运政治化,有学者有不同的观点:“非政治化始终是奥林匹克运动的重要原则,奥林匹克与政治的关系或隐或现贯穿始终 ,前者的内容是奥林匹克远离政治 ,后者的内容是奥林匹克和政治须臾不可分离。”又例如北京大学汇丰银行新闻系副教授认为:就奥运会本身而言,没有必要过分的纠结奥运政治化,它的主旨和精神在那,这里面还是有人性的一些共识。担任主席 8 年时间的第 6 任国际奥委会主席基拉宁则发现他所遇到的“95 %的问题都涉及到国内和国际政治,并认为“我们生活中的一切都受到政治决定的制约” 。“1984 年洛杉矶奥运会组委会主席尤伯罗斯在经历了奥运会组织过程中的种种政治事件后发现 ,奥运会不仅是一个体育的 ,而且是一个政治的活动” 。但是奥林匹克运动的政治化和非政治化的关系不是人们所理解的理想与现实的关系 ,而就是现实中的局部与整体的关系 ,是国家利益与国家共同利益之间的关系。国家利益是局部 ,国家共同利益是整体。国家利益中包含着国家共同利益 ,国家共同利益又与国家的其他利益相区别。当主要表现为国家共同利益实现的时候即是奥林匹克运动的非政治化现象 ,当主要表现为国家利益的时候即是奥林匹克运动的政治化现象。国家的其他利益可以不影响国家共同利益的实现 ,也可能会影响国家共同利益的实现。就奥林匹克运动而言 ,国际奥委会所代表的利益可以看作是国家的共同利益 ,国家或地区奥委会则是国家利益的代表。因为国际奥委会是一个国际性的、非政府的、非营利的组织 ,是奥林匹克运动的指导者、捍卫者和仲裁人。而国家奥委会是按照《奥林匹克宪章》的规定建立起来 ,并得到国际奥委会承认的负责在一个国家或地区开展奥林匹克运动的组织。虽然国际奥委会对其成员国即国家或地区奥委会提出统一要求 ,但由于国家或地区奥委会却始终或常常不能忘怀本国或本地区的利益和使命 ,这就出现了国际奥委会写在《奥林匹克宪章》中的一些规定与现实不能一致的现象 ,出现了许多将奥运会政治化的现象 ,出现了国际奥委会对违背奥林匹克运动宗旨现象的惩罚。它们将始终伴随着奥林匹克运动的发展过程 ,并成为其发展的动因。



确实,将政治从奥运完全剥离并不现实。



首先,奥运会的举办需要政府的投入,离不开政治元素。奥运会花费巨大,需要政府的资助才可以顺利进行。如今的奥运会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大的体育盛事,从申办到筹办到正式举行都离不开政治的因素。正如萨马兰奇所说:“历史告诉我们,奥林匹克运动中始终存在着政治,不可能没有政治!”雅典为奥运会支付了90亿欧元,而据研究,伦敦奥运会的最终花费将为84亿英镑——如此巨大的费用得益于政府的鼎力支持。场馆建设、运动员培养、安保措施、活动组织等都需要政府的投入,离不开政治的元素。



其次,奥运会成为政治取得突破的舞台,例如,2000年悉尼奥运,朝韩两国代表团在悉尼达成了在奥运会开幕式上同时入场的协议。在奥运会历史上,这是继1956年民主德国和联邦德国在墨尔本奥运会开幕式上同时入场之后,时隔44年后的第一次,具有非同一般的意义。2012年,由于海湾地区极端保守的伊斯兰君主国沙特、卡塔尔、巴林、科威特、阿联酋、阿曼以及东亚的文莱先后同意派女运动员赴伦敦,这也使得参赛的所有国家和地区的奥运代表团都有女运动员参加,这是奥运历史上的第一次。又如在今年的里约奥运会第一次组建了难民奥运代表队,更是对最近暴恐盛行的回应。



最后,国家可以通过奥运会一整套仪式强化民族和国家的意识。顾拜旦重建奥运会的目的之一 ,就是试图通过参加体育运动振奋法国青年 ,通过国际体育比赛 ,培养他们对法兰西的忠诚与自豪。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新闻学院副教授刘阳表示,因为竞技体育的的性质,会产生奥运民族主义,这种民族的自豪感和自尊心汇导致一定的爱国主义的产生,对奥运政治化产生一定影响。奥运会的很多仪式都带有民族性,潜移默化中将运动员个人之争转变为民族国家之间的象征性的竞争。虽然国际奥委会反复强调奥林匹克竞技是个人之间而不是国家间的比赛 ,但是 ,在奥运会一百多年的历史上 ,没有一个运动员纯粹是代表自己进入奥林匹克竞技场的。换句话说,他们就是自己国家或者地区的代表。



从以上可以看出奥运完全剥离政治化很困难。但是因为国际政治冲突的客观存在 ,希望世界和平成为每个国家和人民的共同期望,并且奥林匹克运动又是一项维护世界和平的国际社会运动。所以,我们依旧要尽我们最大努力来保障奥运的纯洁性,让体育回归体育,上帝回归上帝。不要让顾拜旦的现代奥林匹克精神仅仅成为理想主义。



1.保证赛场的独立与公正



虽然奥运与政治很难完完全全分割,但奥运必须保证自己的独立性,运动员的参赛和竞争少受任何政治因素的影响。符合《奥林匹克宪章》规定的奥运会是运动员间进行个人及团队的竞赛,而非国家间的竞赛。



2. 抛弃意识形态的思维方式



从冷战时期开始至今,意识形态已经成为我们国人固有的思维方式。奥运政治化,不应被世人认可,并应该被历史所摒弃。北京奥运会前,虽然也有不少人以意识形态为借口,最后北京奥运会的成功举办说明,将意识形态的矛盾裹挟进奥运会是没必要,也是不明智的。



3. 拒绝种族歧视和领土矛盾等



种族歧视一直都是国际事件中的大问题,2012年的欧洲杯上就出现了荷兰黑人球员遭遇“学猴子叫”的侮辱。奥组会一直在大力治理种族歧视问题,但是成效不大,2012年7月25日,希腊女子三级跳选手帕帕克里斯托(Papachristou)在推特上发表种族歧视言论:“太多的非洲人在希腊,就连西尼罗河病毒的蚊子也会吃自制食品。”希腊奥委会发表声明称,帕帕克里斯托被逐出希腊奥运代表团。领土争端也是运动赛事上较常出现的政治风波。12年韩国足球运动员手举“独岛是韩国的领土”便是一例。而国际奥委会(IOC)也已经禁止涉事运动员参加颁奖仪式。



4.保证和坚持奥委会的独立性



国际奥委会与国际单项体育组织和国家或地区奥委会的关系。严格地说,国际单项体育组织、国家或地区奥委会与国际奥委会的关系,只是相互承认的问题,不是隶属关系。根据奥林匹克宪章,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奥委会,只有得到国际奥委会的承认,才有权参加奥运会的预选赛和决赛。而国家或地区奥委会应至少由五个奥林匹克项目的全国或地区协会组成,这些协会还必须是有关国际单项体育组织的会员。国家或地区奥委会名称必须经国际奥委会批准。



时代的发展,如今的国际情况已经和顾拜旦的那个时代不太相同,但是我相信通过我们通过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可以将奥运会带回原先的纯真,符合《奥林匹克宪章》的规定:“每一个人都应享有从事体育运动的可能性,而不受任何形式的歧视,并体现相互理解、友谊、团结和公平竞争的奥林匹克精神”。

编辑:中外要闻通讯社CNW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