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外要闻网 > 学刊
首位南下到港的皇帝

     2016-05-22 17:01      来源:中外要闻通讯社CNW

葉仁傑 (Dr. Perry Ip)

引言

清政府1842年割讓香港,其間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曾經兩次訪問香港,而清朝、民國的國家領導人從未踏足香港。直到1997年,國家主席蒞港出席回歸交接儀式及主持特區成立典禮,見證歷史時刻。那麼,筆者提出一個有趣的問題:香港這東方之珠,在帝皇時代,有沒有九五之尊到過呢?

 

天朝大國

翻看明清近代史,除了征戰被虜和政變流亡,皇帝都不會有離開自己國家,天朝大國的皇帝,在鴉片戰爭以前,沒有與其他國家平等往來的概念,從不紆尊降貴,外訪藩屬,只會等待各方朝貢。末代皇帝溥儀為答謝日本天皇禦弟秩父宮雍仁的來訪,由關東軍安排,1935年4月2日,去日本訪問,但期時清朝覆亡,滿清正統不在,中國也不承認溥儀的滿洲國。


開埠前香港

1841年,英國為全香港島進行人口統計,當時的香港是指香港島,不包括其後的九龍和新界,香港島上只有村民約3,650人,聚居於20多個村落。1851年太平天國起義,不少華南商人遷往香港逃避戰亂。香港人口由1851年的33,000多人增加至1865年的12萬多人。香港成為中國沿海的主要轉口港。自清政府割讓香港後,沒有皇帝南巡過。 

 

雖然孫中山曾經在香港讀書和奔走革命,1912年孫中山位極臨時大總統,但在位期間孫中山沒有以國家領導人的身份訪港。即便他來了,嚴格來說,他是國家元首,但仍然不符合本文主題,不算首位南下到訪的皇帝。那麼,有皇帝到過香港嗎?

 

宋王臺

香港九龍城區宋王臺公園的一塊小紀念石碑,這碑石原本是一塊巨大的石頭,可以容納50多人的巨岩上,立在馬頭湧海邊一個叫「聖山」的小山上,刻上「宋王臺」三個大字。巨岩曾在日本佔領香港時被日軍炸毀,戰後工人由餘下的殘石中,切割出現今的宋王臺石碑。這石碑見證了宋朝兩位皇帝到港。

 

二戰期間香港被日本佔領。日軍在1942年3月擴建啓德機場,古迹宋王臺再受破壞,日軍招募了數千名工人來炸毀古迹,要把石頭在原有的跑道以外建造了一條橫跨清水灣道的跑道。1943年1月9日,由日本的宇津木法師領導祭祀,然後經多次爆破,炸毀了整塊巨岩,連帶在宋王臺後方的名勝珓杯石亦一幷炸毀。工程尚未完工,日本已宣佈投降,香港重光。戰後港英政府沒有終止擴建啟德機場的計劃,爲了重建啓德機場,最終把聖山夷平,幷在原址建造了啓德機場客運大樓。餘下的殘石中,切割出現今的宋王臺石碑。 

 

後來在九龍街坊福利會的請求,由香港政府把巨岩殘骸整修幷移到新建的宋王臺花園展覽,在1960年開放。戰後初期,在香港居住的宋室後人會在宋王臺附近的酒樓舉行祭祀,並在會場擺放宋恭帝及宋帝昺的畫像。至於兩位南宋皇帝路過香港的歷史文獻,摘要如下:

 

 

逃出臨安

西元1276年,蒙古軍隊攻佔南宋臨安,臨安城舉行受降儀式,趙隰退位,但趙隰之弟趙昰和趙昺被大臣保護逃出臨安。益王昰則被朝臣文天祥、陸秀夫、張世傑、陳宜中等人擁立為帝,是為端宗,其弟昺被封為衞王。兇悍的蒙古大軍依舊窮追不捨,結果兩小末代皇兄弟被逼流亡。在文天祥、陸秀夫、張世傑、陳宜中等人護送下,他們經過海路先後途經泉州、潮州、惠州、廣州等地,最終逃至九龍官富場(即今九龍城附近),在此建立行宮。新界居民收集各家菜餚組成盆菜讓這位落難少帝充飢,九龍城的「宋王臺」就是這段歷史的見證。

 

蒙古大軍仍死纏不放,繼續追逐到底。故他倆與隨行官員經淺灣(即荃灣)、秀山等地再次逃亡。途中,他們遇上颶風,端宗沉溺得病,最終在碙州梅蔚(即今日香港大嶼山梅窩)駕崩。衞王隨即繼位,是為帝昺,隨後轉至新會崖山。

 

元軍將領張弘範領軍緊追在後,對崖山發動總攻,兩軍對陣,這也是兩堂兄弟的生死一戰。初時宋軍士氣高昂,人數也佔優勢,但宋主帥張世傑戰略失策,把大船連鎖,在廣東崖山重現一幕赤壁之火燒連環船,海戰失利,但宋軍仍有戰爭力,但陸秀夫認為大勢已去,不想宋帝昺被俘受辱,抱著小皇帝投海殉國,宋帝昺身穿龍袍,頭戴皇冠,身上還掛著一個傳國玉璽。小皇帝一投海,趙宋皇族八百餘人集體跳海自盡,忠於宋室的將士,士氣隨即全線潰敗,史稱宋末三傑之一的主帥張世傑也溺斃海裡,史稱崖山海戰。張弘範在石壁上刻「鎮國大將軍張弘範滅宋於此」十二字而還,宋朝徹底滅亡。提得一提的是,陸秀夫有崇高的節氣,但他不是提早要宋帝昺殉國,將士不會紛紛自盡,讓戰事提早結束。

 

據估計,宋軍在此役中陣亡十萬,海上都是屍體。被俘的文天祥,本來是前來崖山勸降,親自目睹慘狀,作詩雲:「羯來南海上,人死亂如麻。腥浪拍心碎,飆風吹鬢華。」

 

總論

宋朝皇帝匆匆路過香港,相關的歷史遺蹟,現在僅存的只有一塊宋王臺石碑。新會崖山是宋皇朝的總點站。崖山海戰使得一脉相承數千年的中華文明由此産生斷層,其影響深遠延續至今。儘管這石碑極具歷史價值,但是除了附近居民,很難吸引國內遊客長途跋涉來看這公園一塊石碑,筆者建議香港政府整理這段歷程,其一:南宋繼承了漢唐的勇武和抵抗精神,這段寧死不降的愛國歷史,是很好的國民教育;其二:如果國內遊客認為香港只有購物沒有旅遊,那麼整理這段歷程,也許可以為香帶來新的旅遊點。

 

 

參考文獻

黃仁宇(1997) 《中國大歷史》,北京三聯出版社,第十二章 西湖與南宋,p.189

 

梁濤(1993)《九龍街道命名考源》,市政局出版,p.69。

 

爾東(2004年11月)《香港歷史文化小百科16-趣談九龍街道》,明報出版社,pp.121-123,ISBN 962-8871-46-3

 

《中國文明史 宋遼金時期》,宋代 第一章 波瀾起伏的宋代政治,p.254

 

方向宇(2010年8月23日) 三界五行:善心的香港人,東方日報[Internet]

Available from:http://orientaldaily.on.cc/cnt/lifestyle/20100823/00304_002.html

[Accessed 3 May, 2016]

 

維基百科(2016) 宋朝, 2.5崖山海戰與滅亡[Internet]

Available from: http://zh.wikipedia.org/zh-hk/%E5%AE%8B%E4%BB%A3

[Accessed 3, May 2016]

 

維基百科(2016) 宋王臺, [Internet]

Available from: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AE%8B%E7%8E%8B%E8%87%BA#.E4.B9.9D.E9.BE.8D.E5.AE.8B.E7.9A.m87.E5.8F.B0.E9.81.BA.E5.9D.80.E7.A2.91.E8.A8.98

[Accessed 3 May, 2016]

编辑:中外要闻通讯社CNW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