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右侧文字
头部左侧文字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资讯 > 正文

国轩高科、永太科技合同纠纷争议点:为何一定要用关联方代为采购?

admin admin . 发布于 2023-12-22 17:54:29 92 浏览

  昔日合作伙伴,转脸对簿公堂。

  永太科技(002326.SZ)与国轩高科(002074.SZ)近日的合同纠纷再次印证一句话——“没有永远的朋友。”

  日前,永太科技先后披露两条公告。其一称,公司起诉国轩高科子公司肥东国轩新材料有限公司(下称“肥东国轩”)及其关联方合肥乾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合肥乾锐”)违约;其二,称公司有约2亿的资金账户被银行冻结,原因初步判断为肥东国轩与公司关于买卖合同纠纷事宜向合肥中院提出的财产保全申请所致。

  12月21日,国轩高科相关人士向时代财经证实,永太科技资金账户被冻结确与其公司有关。

  “我司已关注到永太科技的公告。我司旗下子公司肥东国轩与浙江永太科技的纠纷属于合同纠纷,我司于2023年11月向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立案并依法冻结对方账户资金,最终结果以法院判决为准。”上述国轩高科人士称。

  六氟磷酸锂跌价或为诱因

  公开资料显示,国轩高科于2015年借壳东源电器在深交所上市,总部位于安徽省合肥市,是国内最早从事新能源汽车用动力锂离子电池(组)自主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企业之一。

  永太科技则于2009年在深交所上市,公司主营业务横跨医药、农药、锂电三大领域,其中,锂电业务的主要产品为六氟磷酸锂。

  六氟磷酸锂作为锂电池电解液的关键原材料之一,近年来随着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需求量一度十分旺盛,产品曾供不应求,不过,2023年以来,该原料受周期影响,跌价较为严重。

  据永太科技公告,在2022年初,永太科技与肥东国轩签订《物料采购协议》,协议涉及物料为六氟磷酸锂及碳酸亚乙烯酯,协议双方约定了具体采购事宜以及违约责任。此外,肥东国轩也支付了2亿的保证金。

  值得一提的是,2022年初,六氟磷酸锂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市场相对火爆。数据显示,2022年初,六氟磷酸锂价格高企,一度达到56.5万元/吨。

  半年过后的2022年6月,永太科技同意肥东国轩以委托合肥乾锐采购的方式继续履行合同。此时,六氟磷酸锂的平均价格约为24万元/吨。

  进入2023年,六氟磷酸锂价格急剧波动,最新数据显示,六氟磷酸锂价格已经跌至7.25万元/吨。

  12月21日,隆众资讯六氟磷酸锂分析师于佳莉告诉时代财经,近期受新增产能不断投产、原料碳酸锂价格持续阴跌以及下游需求疲软难改等利空因素影响,六氟磷酸锂的价格持续震荡下跌态势。

  “当前国内六氟磷酸锂价格已经低于上半年四月份的最低价(8.40万元/吨),这也是创了近三年以来六氟磷酸锂的历史新低,并且价格短期内还有进一步下跌的预期。”于佳莉表示。

  2023年4月及12月,肥东国轩先后两次委托律师向永太科技发函,要求返还预付2亿保证金。

  永太科技认为,肥东国轩在合同履行中,为谋取不当利益,企图违约索回预付保证金,合肥乾锐则协同侵权,两家公司行为导致永太科技遭受巨大经济损失。

  至于相关细节,永太科技相关负责人于12月21日告诉时代财经:“一切以公告为准。”

  关联方代为采购成争议点

  此次纠纷中,最受关注的莫过于2亿保证金。目前,这笔资金在永太科技的账户中,且据公告,资金已被银行冻结。

  国轩高科方表示,2023年11月,公司就已经向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立案并依法冻结永太科技账户资金。永太科技方则公告表示,截至公告披露日(12月18日晚),公司尚未收到合肥中院的任何相关法律文书。

  事实上,除保证金被冻结一事外,关联方代为采购是此次合同纠纷的争议之处。

  “为何国轩新材料(肥东国轩)要委托乾锐科技采购永太的产品!”在国轩高科的股吧里,有股民提出质疑,“问题是~为何不直接向永太买,而多一个中间商呢!”

  根据永太科技公告,2022年6月,公司同意肥东国轩以委托合肥乾锐采购的方式继续履行合同。《授权委托书》明确:肥东国轩同意合肥乾锐作为受托方与原告履行《物料采购协议》。“合肥乾锐作为受托方与原告签署的一切文件和处理的与之有关的一切事务肥东国轩均予以承认,且产生的所有责任与义务均由肥东国轩承担。”

  国轩高科的财报显示,肥东国轩是其全资子公司,合肥乾锐是其控股股东之一南京国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控制的企业,李缜是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天眼查资料显示,合肥乾锐的背后也是李缜。

  也就是说,合肥乾锐虽然是国轩高科体外的一家企业,但是同样隶属于国轩高科的实际控制人李缜,二者为关联公司。

  2022年初,作为国轩高科子公司的肥东国轩向永太科技支付2亿保证金,该笔资金为上市公司资产。

国轩高科、永太科技合同纠纷争议点:为何一定要用关联方代为采购?

  而2022年6月后,作为国轩高科关联方的合肥乾锐继续履行合同,但此时,保证金仍是国轩高科垫付的2亿元,这一操作是否合理?是否属于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

  12月21日,某法律界人士告诉时代财经,“上市公司集团内部(包括关联方)之间的资金安排非常复杂,没有看到完整的交易文件,没办法轻易下结论。”

  国轩高科2023年半年报显示,公司报告期不存在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非经营性占用资金。

  但是,国轩高科为何一定要用合肥乾锐代为向永太科技采购,而不是肥东国轩继续直接采购呢?对于案件相关细节问题,国轩高科方表示“在法院判决前不便多说。”

  从行业角度来看,此次纠纷也引发了市场对锂电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性的担忧。有分析认为,随着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快速发展,锂电材料产业链竞争加剧,企业之间的合作关系更加脆弱,类似纠纷可能会增多。

  12月22日,国轩高科以上涨0.99%报收20.40元,永太科技以上涨1.37%报收11.12元。

初次见面,请填写下信息吧:

相关新闻

admin

admin

TA太懒了...暂时没有任何简介

精彩新闻